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低头看着粗大进进出出*和男票污污过程记录

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 能做顾南生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余红豆的消息,

 冰冷的一个字,带着不容置喙的肃杀之气。

 

她口口声声说爱他,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谁给她的胆子?

 

能做顾南生的特助,助理的本事也是通天。可他查来查去都查不到任何余红豆的消息,仿佛从跨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一群废物。”

 

环球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一无所获的顾南生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随时随地游走在吃人的边缘。

 

他拿起车钥匙,转身将车子开到城郊。

 

他的网络科技公司在这里,公司里有最厉害的黑客。

 

“侵入交通摄像头,启动人脸识别,找到她。”他将手机放在桌上,打开的相册里全是她的照片。

 

不到一个小时,电脑就比对出结果。

 

“没有具体的落脚地,只能看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跟这个男人在一起。”

 

最后一帧画面,已经是三个月前。

 

她坐在车里,手上拿着一个小孩子的玩具,对着开车的男人,笑得沁甜。

 

“周延宗,我的女人你也敢碰!”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顾南生猩红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冷意。

 

周一到周五,周氏集团的股票连续五个跌停板,市值缩水近十亿。

 

周延宗怒气冲冲的冲进顾南生办公室,“你到底想怎么样?”

 

他试图救市,但砸进去的钱犹如泥牛入海,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变消失不见。

 

而顾南生手下的人,更像虫子一般无孔不入,连周氏旗下那些子公司上下几百万的小单子都照抢不误。

 

若不是四面楚歌,他绝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中。

 

顾南生慵懒的靠在老板椅上,冰冷的眼眸中带着君临天下的笃定,“交出余红豆,我放你一条生路。”

 

只要他不喊停,三个月之内周氏一定会破产。

 

“顾南生,你好卑鄙。”显然,这个结果周延宗心里也很清楚,“红豆不是器物,更不是你的私人财产。她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你已经伤过她一次,还要伤她第二次吗?”

 

如石子落入幽潭,顾南生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波澜,旋即就恢复如常。他没有想过伤她,只是那么恰巧她是他复仇的跳板而已。

 

“看来周氏集团,你是不想要了。”俊美的眉眼笼罩着厚重的戾气,顾南生的拿起桌上的电话,淡定的按下一串数字,“希望你父母也跟你一样坚定。”

 

他的电话还未拨通,周延宗的电话先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生活助理惊慌失措的声音尖利的响起,“少爷,大事不好了,余小姐和孩子不见了……”

 

顾南生的手僵在半空,周延宗更是恍如晴天霹雳。

 

四目相对,皆是一愣。

 

第6章 挟持

 

“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周延宗已经顾不上公司的事,他扭头就往外跑,心里不住的祈祷着:红豆,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孩子在月子中心被人抱走,余小姐连鞋都没穿就追了出去。我看着他们上了一辆红色的私家车。可我没用,只跟了两个红绿灯路口就不见了。”

 

生活助理的声音带着哭腔,却无法浇灭周延宗心里的怒火,“蠢货,还不快去找。”

 

他不敢想象红豆拖着产后虚弱的身体,在车流中穿梭的模样;他不敢想象孱弱的孩子,在离开无菌病房后的模样;他不敢想象若是找不到他们,自己会怎么样……

 

办公室里,顾南生怔怔的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攥紧了拳头。

 

他们竟然有孩子了!他们竟然有孩子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震惊。

 

她的甜言蜜语犹在耳边,她含着眼泪一遍遍说着真爱的面孔犹在眼前……

 

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也曾问过自己,这么对她是不是太残忍?

 

可转眼,她已经有了孩子,跟另一个男人的孩子!

 

难道,他们早就勾搭在一起了?

 

周、余两家是世交,他们自幼一起长大,就算后来分开,也算得上青梅竹马。

 

她前脚进了监狱,后脚周延宗就将她接了出来。这么短的时间,竟然连孩子都有了!

 

他竟然还以为她不谙世事,不懂算计……

 

越想越生气,熊熊的怒火仿佛要将整个办公室化为灰烬,顾南生脸上的表情却阴沉得像要滴水成冰。

 

*

 

寂静的荒山之上,沈伊雪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揪着余红豆的头发,将她从车里拖下来,“贱人,你不是要追吗?”

 

“我让你追,让你追!”她谩骂着,狠狠一脚踢在余红豆的小腹上,“刚离开顾南生就勾搭上周延宗,真不愧是风华的第一交际花啊!”

 

“你说你的命怎么就那么硬,怎么就没死在牢里?出来就祸害人,你留着这个小野种,是还想赖上南生哥吗?”厚重的粉底也盖不住脸上的狰狞,沈伊雪极用力的紧夹着襁褓,勒得孩子嚎啕大哭。

听着孩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哭声,红豆的心碎了一地,“我没有。伊雪,我真的没有。”

 

她试图站起来,可她实在是太虚弱,连爬两步都费劲,“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先放开孩子,好不好?”

 

余红豆怎么都想不通,曾经那个自己最要好的闺蜜,怎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她的情形,因为家庭不好,她被几个女同学围在墙角奚落。是自己仗义出手,才替她解围。

 

后来沈伊雪就说要做她的跟班,整日跟在她身边。

 

她一开始很不喜欢,可渐渐的也就默许了。后来,她们才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那时候的沈伊雪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红豆,等我将来翻身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她从来没想过任何回报,她只希望大家都好好的。

 

可为什么?她为沈伊雪雪中送炭,沈伊雪却要她家破人亡?

 

第7章 白眼狼

 

“我凭什么听你的?”沈伊雪蹲下身来,眼角眉梢尽是嘲讽,“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余家大小姐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连条丧家犬都不如!你有什么资格对我颐指气使?”

 

“伊雪,我不是对你颐指气使,我从来也没对你颐指气使。我是在求你,求你看在过去的份上,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余红豆拉着她的裙角,语气中满是哀求。

 

泪痕早已经爬满脸颊,可她顾不上擦,只眼巴巴的望着她、望着她手里那个襁褓,“伊雪,我从来没有害过你,也没骗过你。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先把孩子还给我,好不好?”

 

她已经没有了家人、没有了事业,她只剩下这个孩子……

 

“你还好意思说你没有指使我?”沈伊雪扬手便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红豆苍白的脸颊瞬间就浮起红色的指痕,“我帮你背了多少次书包?给你打了多少次水?你记得清吗?”

 

“你知道同学们在背后都怎么说我吗?他们说我是你的丫鬟,说你打个屁我都要说香。”沈伊雪越说越激动,揪着红豆的头发将她提起来,又狠狠的拽了两脚。

 

那时候明明是她主动要求,是她说要给她机会报恩的。可指望她能快些消气,余红豆不敢躲也不敢反驳,只咬牙承受着,拼命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求你先放开我的孩子,行吗?”

 

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弱,余红豆的心好像被一把刀子狠狠剜着。

 

沈伊雪心满意足的欣赏着她的表情,“你知道我最恨你什么吗?我最恨的就是你整天笑嘻嘻的样子。对着谁都笑,连那些背后骂我、说我坏话的人,你也笑!你TM是卖笑的吗?你怎么就这么下贱呢?”

 

余红豆生下来就喜欢笑。余正华常说,她的脸庞就像个小太阳,一笑起来就是太阳花。不管在公司遇到多少烦心事,只要一看到她的笑,什么烦恼都能烟消云散。

 

“是,是我下贱,是我对不起你!”余红豆将头重重的磕在她脚下,全然不顾泪水和泥沙糊了一脸,“你想要我怎么补偿都可以,求你,求求你,先放开我的孩子吧?”

 

只要孩子活着,她愿意把这条命给她!

 

看着她狼狈不堪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沈伊雪终于畅快的舒了一口气,“想要孩子?可以。只要你老老实实说出我想要的话,我就把孩子还给你。”

 

她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录音笔,放在余红豆面前,“说,这个孩子是谁的?”

 

那个名字,余红豆早就发誓不再提起,她吸着鼻涕果决道,“周延宗,孩子的父亲是周延宗。”

 

“那你还爱不爱顾南生?”

 

“不是不爱,是从来没有爱过。”她奉上一颗真心,他害她家破人亡,这样的人配不上她的爱。

 

山风呼啸而过,苍凉了余红豆破碎的心,“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利用他。我跟他在一起,看上的只是他的身份和地位,我想要他帮我挽救公司。”

 

“现在公司没了。我对他便只剩下恨,不死不休的恨。”眼前浮现出顾南生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浮现着沈伊雪追在身后甜言蜜语的模样,余红豆咬牙切齿的叫嚣着,“我恨他,恨所有的白眼狼。”

 

“我对他那么好,他不但抢走我的公司,还害死我了父亲,毁了我人生。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诅咒这些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一生一世都得不到幸福!如果现在有一把刀,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进他的心脏!”

 

第8章 毁容

 

“好、很好!”目的达到,沈伊雪哈哈大笑起来。

 

她心满意足的收起录音笔,又从包里摸出一把刀“现在,还需要你做最后一件事。用这把刀,划花你的脸。”

 

没有显赫的家世,没有姣好的面容,她就再也不能去勾引别的男人了。到时候就算是周延宗,看到她丑陋的样子,只怕也会敬而远之。

 

一想到她走投无路的画面,沈伊雪心里就乐开了花。

 

雪亮的刀子,在歹毒的烈日下泛着渗人的寒光,余红豆却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她知道,拖延的时间越长,孩子的危险就越大。

 

她闭上眼,将锋利的刀尖扎进脸颊,顺着眉骨往下,狠狠的一划。

 

粉白的皮肉狰狞的往外翻开,瞬间就被涌出的鲜血染得通红。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余红豆眯缝起眼睛,可她却依然固执的张开双臂,“孩子,给我孩子。”

 

她做了能做的一切,她所有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见了血,沈伊雪又有些兴奋。她还想再玩一会儿,可一低头瞥见臂弯中的孩子,霎时间变了脸色。她飞快的将襁褓往余红豆手中一送,飞快的跑回车里,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现场。

 

“宝贝,我的宝贝。都是妈妈不好,吓坏了小宝贝。”余红豆顾不得疼痛,捧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小心翼翼的将孩子娇嫩的小脸,贴在自己没有受伤的脸颊上,“你放心,妈妈再也不会离开你,再也不会让你遇到危险……”

 

微风将她柔软的细语呢喃吹散,良久,余红豆才发现,仿佛从孩子接到手里,就再没听见她的哭声。

 

她拉起衣角胡乱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擦掉凝在睫毛上的鲜血和泪水。泥沙和汗水落进伤口中,带来针扎般密密匝匝的痛,可这都远远比不上她看到孩子那苍白泛青的小脸。

 

“宝贝,你怎么了?”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轻轻放在孩子的鼻子前,没有呼吸,一丁点都没有。

 

“不、不、不会的。”余红豆拼命的摇摇头,“宝贝,你不要吓妈妈,你不要丢下妈妈!”

 

她说着又俯身下去,将而过贴在他稚嫩的胸膛上。没有心跳,连一丁点都没有。

 

“啊!孩子,我的孩子!”

 

凄厉的惨叫响彻整个山头,所有的隐忍犹如洪水爆发,顷刻间席卷余红豆所有的理智。她的心就像是被人活活剜去,痛到不能呼吸。

 

她紧紧抱着孩子的尸体,哭得昏天黑地……

 

“红豆,你怎么样?红豆……”

 

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两具身体,周延宗浑身脱力般跌跪在地上,“你别吓我啊,红豆!”

 

他一路跪行,轻轻的将她拥在怀里,“对不起!我又来晚了,对不起啊!”

 

他浅吻着她的额头,大颗大颗的泪水滴落在她布满灰尘和鲜血的脸上。

 

她的发丝凌乱着,脸上满布着伤痕。

 

最醒目的是那道从眉骨一直延伸到下颚的褐色的伤口,鲜血已经凝固,红黑相间的皮肉生硬的往外翻着,无声的诉说她临死前所遭受的痛苦和折磨。

 

“红豆,我的乖红豆。延宗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

 

“先生,没有预约,你不能进去。”

 

“滚开!”周延宗一把推开阻拦的秘书,直冲进顾南生的办公室,“顾南生,你这个禽兽,你把红豆还给我,你把红豆还给我!”

 

他冲上去揪住他的衣襟,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狠狠一拳砸在顾南生脸上。

 

毫无防备,顾南生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但第二拳落下来的时候,他已经调整好姿势,一把握住了周延宗挥来的拳头,还顺势反击了一拳。母亲从小就要他独立,他五岁就开始练拳击和跆拳道。

 

只一拳,便打得周延宗噔噔往后退了两步。

 

“疯子,不顾着自己的公司,跑到这里来撒野。”只要一想到红豆早已经跟他暗度陈仓,顾南生便觉得怒火中烧,“她一直跟你在一起,你不拿她来换公司,找我要哪门子的人?”

 

周延宗抬手蹭了蹭嘴角溢出的鲜血,猩红的眼眸中泛着蚀骨的寒意,“顾南生,你少在这儿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前脚对我的公司施压,逼我到这里跟你见面。后脚就找人抢走红豆和孩子。还道貌岸然的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人渣、伪君子!你是不是想像逼死余伯父那样逼死我,再逼死红豆和孩子?”

 

那天,顾南生的确是从周延宗电话里听见红豆和孩子不见了。可若是他真的有办法找到她们,又何至于以本伤人对周家施压?

 

“你说是我挟持了他们,那你就拿出证据来。”他顾南生,敢做就敢认,“拿不出证据,就别在这里贼喊捉贼。想让我放过周氏集团,就亲自把余红豆送到我面前来。”

 

在他眼里,什么失踪挟持,都不过是为周氏开脱的鬼蜮伎俩。他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自己收回狙击周氏的命令吗?

 

顾南生不屑的一声轻嗤,悠闲的整了整褶皱的衣襟,淡漠的冲着等在一旁的保安点了点头。

 

两个壮实的保安立刻上前,一左一右钳得周延宗钳得无法动弹。他挣扎不脱,只能恶狠狠的瞪着顾南生,“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顾南生,你这个人渣,你一定会遭报应的。”

 

报应吗?他等着。

 

翌日清晨,顾南生一面享用着早餐,一面翻看着最新的报纸。

 

惊!落魄千金,携幼子横死荒山。惨!惨!惨!

 

超大幅的标题拆分开,几乎占满整个版面。

 

顾南生最不喜的就是这些标题党,可今天却不知怎的眼皮一跳,下意识的就朝着正中的配图看了过去。

 

黑白的照片上印着惨白的两张脸,一大一小。

 

小的安然入眠,大的怒目圆睁。

 

女人的头发凌乱着,苍白的脸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黑乎乎的皮肉恶心的外翻着,触目惊心。消瘦的脸颊上眼窝深陷,越发显得那双眼睛睁得突兀,像是凝视着天空,那么绝望、那么不甘……

 

这是真正的死不瞑目。

 

这张脸,顾南生再熟悉不过。

 

可他仿佛是被一棍子敲晕,僵在桌前半晌没动。

 

他细细的品读过每一个文字,直到确定里面仿佛提到的那个死者名字的确是余红豆,是余正华的女儿,余红豆。

 
本文标题: 低头看着粗大进进出出*和男票污污过程记录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200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