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把震动器放在哪里_拉开双腿花蒂颤抖湿润

陈总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 很快,我的手机嗡嗡的震了两下,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过来的:“王浩,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心底在兴奋之余,也感

 陈总跟我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后拿起手机敲打了一阵。

 

很快,我的手机嗡嗡的震了两下,我打开一看,是老板发过来的:“王浩,今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我心底在兴奋之余,也感受到莫大的压力,回复他道:“好的,陈总。”

 

6、

吃过早饭,我载着陈总来到公司,自己就去了休息室里玩手机。

 

我在公司没有工位,陈总只要不离开公司,我就在休息室待命。

 

刚用手机玩了两把吃鸡,手机便接到陈总打来的电话,他开口便道:“王浩,我有一个U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你回家帮我取一趟,我下午要用。”

 

我急忙说道:“那我现在就去。”

 

退了游戏,我急忙出发往回赶。

 

驱车赶到家之后,我把车停在院子里,直接上了二楼。

 

敲响陈总和老板娘的卧室房门,我开口道:“嫂子,你在家吗?”

 

“啊?王浩?”里面传来老板娘惊讶的声音,好像还有一丝慌乱的意味。

 

我忙道:“是我,嫂子,陈总让我来拿他的U盘,说是忘在昨天穿的裤子口袋里了。”

 

“呃……”老板娘的声音一下子迟疑起来,问我:“王浩,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嫂子,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

 

老板娘等了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我……我在卫生间摔倒了,起不来了,麻烦你进来扶我一把,门没锁。”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急,赶紧推门进了房间,一进房间,我便推开左侧的一扇内门,这里是陈总卧室的卫生间。

 

这个卫生间的面积很大,几乎等于正常的卧室大小,内部的装修极其豪华。

 

而且卫生间是整面的落地窗,靠着窗户摆着一个硕大而又奢华的浴缸,窗外便是别墅院子的景色,不过遗憾的是,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刚推开卫生间的门,便见嫂子正不着片褛的坐在地上,并紧双腿、双手捂住自己胸前,一脸羞臊的看着我。

 

我看得目瞪口呆,立刻想起昨天的事情,心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不过,我还是很快回过神来,急忙上前问道:“嫂子,你这是怎么了?没事吧?”

 

老板娘红着脸说:“我想洗澡,结果地上太滑摔倒了,好像尾椎骨受伤了,一直起不来,麻烦你扶我去床上躺着吧……”

 

我急忙从盥洗台边上的柜子里取出一条干净的浴巾,走到老板娘面前,搭在了她的身上,然后伸出手去,架起她如藕般白嫩的手臂,小心的将她搀扶了起来。

 

扶起老板娘后,昨天的那些情景再次在我脑海中浮现,我感觉浑身像是过电一样。

 

紧接着,我就立刻起了反应。

 

老板娘不经意往我那瞥了一眼,眼神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立刻把脸扭到了一边,羞臊的不再看我。

 

我察觉到异常,低头一看,当即脸上也有些挂不住,急忙扶着老板娘说:“嫂子,你慢点,小心地滑。”

 

老板娘点点头,嗯咛一声没有说话,而我这时眼睛也不知道该往哪看,低头时忽然发现盥洗台下面露出一个颜色很怪的东西,旁边还躺着一瓶透明色的膏状体。

 

我猜想,这应该是老板娘摔倒时从手里丢出来的,脑子里也没多想,一手扶着老板娘,弯腰用另一只手将这两个东西捡起来。

 

老板娘看出我要捡那两件东西,吓的脸色苍白,脱口说:“王浩,别捡……”

 

她说晚了,她别捡还没说的时候,我已经把它从盥洗台的底部抽了出来。

 

这一抽出来可把我吓了一跳,这竟然是一个……

 

弯腰的那一刻,我也看清了另外一瓶透明膏状物,不用想也知道,这两样东西是配套用的。

 

我推断,老板娘应该是洗澡的时候从浴缸出来,去取这两件东西,结果回来的时候滑倒了……

 

7、

老板娘见我拿着那个东西发呆,脸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又羞又气的说:“王浩,你发什么愣呢,赶紧扶我去床上!”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点点头,说:“嫂子,我这就扶你过去。”

 

说着,我下意识的挥了挥手里的东西,问她:“嫂子,这个怎么办?”

 

我没想到,我一挥动,它就在半空中来回晃个不停,搞得我有些尴尬。

 

老板娘脸色更害臊了,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有些生气的斥道:“早就跟你说了别捡、别捡!非要捡!”

 

“对不起嫂子,我没回过神来就……”

 

我说着,我吓的赶紧丢在了地上,然后用脚尖一踢,把它整个都踢到了盥洗台底部,这下完全看不见了,我也松了口气。

 

老板娘的尴尬的表情也稍稍缓和了一些,对我说:“扶我去床上吧。”

我点点头,小心的扶着她往外走。

 

老板娘受了伤、行动不便,所以我们两个只能慢腾腾的往外移动,用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才将老板娘扶到了床边。

 

到了床边,老板娘因为尾椎骨受了伤,所以不敢直接往床上躺,便红着脸对我说:“行了王浩,你先出去吧。”

 

我说:“嫂子,你没事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老板娘摆了摆手,说:“我歇一会就行了,你去忙吧,对了,你们陈总不是让你拿东西吗?他的裤子在衣帽间里,你去找找。”

 

我点了点头,说:“嫂子,尾椎骨受伤可大可小,如果疼得厉害,还是建议你去医院看看,或者找人给你按摩一下,越是刚受伤,越要及时处理,这样好的也更快,如果耽误几个小时,怕是一个礼拜都恢复不过来,搞不好还会留下后遗症。”

 

老板娘惊恐的问:“有这么严重?”

 

我认真的说:“我当初在部队的时候,因为训练任务重,所以经常受伤,每次都是我们部队里一个老军医给我治,他教会了我不少经验还有传统的推拿技巧,都非常实用。”

 

老板娘急忙问我:“那你能给我推拿推拿吗?我这个样子,也不好意思去医院……”

 

我当即答应下来,道:“嫂子,你趴在床上吧,我帮你推一推尾椎骨,如果有淤血的话,推开就好多了。”

 

老板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浴巾,又看了看我,羞臊的说:“嫂子得穿件衣裳,不然这样子也不像话……”

 

我点点头,忙道:“嫂子,你行动不方便,要不要我帮忙?”

 

老板娘红着脸说:“那个,你帮我去衣帽间取一件紫色的睡袍来吧,再帮我……再帮我从抽屉里取一套内衣来。”

 

我说:“嫂子你等下,我这就去取。”

 

我说完,转身便去了衣帽间。

 

老板娘的衣帽间非常大,四周全部都是衣柜,别说数不清的各种衣服,光各式各样的鞋就有好几十双。

 

我看的眼花缭乱,找了半天才找到了专门放裙子和睡袍的那一格,随后从里面取出一件紫色的吊带睡袍。

 

然后,我又拉开了中间的抽屉,发现里面一共有两大排,整齐的码放着胸罩与内裤。

 

老板娘的内裤内衣之多,数都数不过来,不仅颜色五花八门,款式也各有不同。

 

我心想着,老板娘光指定了紫色睡袍,但没指定拿什么样的内衣裤,难道就随我挑了?

 

我挑来挑去,神使鬼差的挑了一条黑色的蕾丝底裤。

 

把这条丁字裤攥在手里,我又挑了一件黑色的胸罩来跟她搭配,拿在手上之后,不由自主的将它们放在鼻子下方,使劲闻了闻,淡淡的洗衣液的香气传入鼻子,让人迷醉。

 

等我拿着衣服出来的时候,老板娘正扶着梳妆台站着,我赶紧把衣服放在她手里,说:“嫂子,你先换衣服,换好了叫我一声,我来给你推拿。”

 

老板娘点了点头,余光往手里的衣服上瞥了一眼,顿时羞红了脸,脱口来了一句:“你……怎么拿了这条……”

 

我愣了愣,随即才回过神来,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顺手拿了一条就出来了,没注意看,要不我去换一条?”

 

老板娘媚眼如丝的看了看我,见我好像不是在说谎,便摆了摆手,羞涩的说:“不用换了,就这条吧。”

 

说着,她看着手里的那条底裤,红着脸对我说:“王浩,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穿上……”

 

8、

“王浩……”

 

几分钟后,我便听见老板娘那清脆动人的声音,正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连忙问:“嫂子,你穿好衣服了吗?”

 

“嗯……穿好了……你进来吧……”

 

老板娘的声音有些紧张。

 

我推门进屋,发现老板娘此刻已经趴在了床上。

 

那件淡紫的睡袍,正裹在她身上直达小腿肚,两根吊带细细的挂在她丰满的肩上,将女人洁白圆润的肩部裸露出来,如白玉一般温润无暇。

 

这一刻,我体内甚至有一种原始的冲动,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

 

心里这么想着,我身体也再度有了反应。

 

只是,此刻的我注意力都在老板娘的身上,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失礼。

 

老板娘一双美目看着我,在我身上流转,忽然小声的啊了一声,不知是怒还是羞的斥了我一句:“王浩,你瞎想什么呢?”

 

我低头一看,脑子也不知道怎么了,脱口便道:“对不起嫂子,是你太漂亮了……”

 

说完这话,我立刻就后悔了!

 

我竟然对老板娘说出这种话,她万一生气怎么办?搞不好饭碗都要丢啊!

 

可是,老板娘却好像没有生气,她白了我一眼,又迅速把眼神移开,带着几分羞涩的说:“就会拿嫂子寻开心……”

 

我一时分不清老板娘到底有没有生气,于是也就不敢再多搭话。

 

老板娘似乎也感觉这样比较尴尬,所以便对我说:“赶紧来帮我推拿一下,我的尾椎骨快疼死了。”

 

我急忙点了点头,走到老板娘的身边。

 

看着老板娘完美的曲线,我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说:“嫂子,你能不能把睡袍掀起来?露出尾椎骨,这样我推拿的时候也更方便。”

 

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紧张到了嗓子眼,生怕嫂子生气。

 

老板娘听到我这话,身形一顿,迟疑地说:“王浩,要不你就隔着衣服给我按吧,你给我挑的那条底裤实在是……实在是太羞人了……”

 

这一刻我忽然有些后悔。

 

早知道不给老板娘挑那条了,如果挑一条普通点的,她是不是就愿意让我掀开裙摆了?

 

我说:“嫂子,那我就这么给你按吧,你要是疼的话就告诉我。”

 

“好。”老板娘表情痛苦的点了点头。

 

得到老板娘许可,我伸出手去从她的腰部开始推拿,在摸到尾椎骨的时候,我便停止了继续前进,非常小心谨慎的在那里按摩推拿起来。

 

说实话,我的按摩手法确实有点真材实料,揉、摸、按、搓、捏、推等手法,我都掌握的非常娴熟。

 

我一边轻轻推拿,一般询问老板娘:“嫂子,你感觉怎么样?”

 

“唔……”老板娘发出长长的呼气声,说:“有一点点疼,但疼过之后就很舒服,王浩,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水平!”

我笑着说:“我以前跟老军医学推拿的时候,还觉得没啥用处,到今天才发现,幸亏当初学了点本事,好歹能为嫂子缓解一些痛苦。”

 

老板娘一边享受,一边笑着说:“没想到你嘴巴还挺甜的。”

 

我嘿嘿一笑,认真道:“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说着,我对老板娘道:“嫂子,我怕你摔的不止尾椎骨受伤,周围也帮你推拿一下吧?”

 

老板娘点点头,声音格外享受的说:“你看着办吧,我现在只想闭着眼睛好好享受一下。”

 

“好嘞!”

 

见老板娘没有反对,我的心立刻就大胆了起来,双手从她的尾椎骨处开始向周围扩散。

 

我手上不停,老板娘舒服的不断哼哼,那声音简直让我骨头酥了,看得出老板娘很享受我的服务。

 

逐渐的,我发现老板娘有了一些奇妙的变化,因为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皮肤也开始微微发红,面庞更是潮红起来,人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我的手故意装作有意无意的,略过嫂子两肋间的痒痒肉,每一次都能感觉到,老板娘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轻轻晃动。

 

这时候,老板娘忽然哼哼着问我:“王浩,你今年二十几了?”

 

我急忙说:“24了。”

 

老板娘又问我:“谈对象了没?”

 

我摇了摇头:“没谈。”

 

“真可惜呀。”老板娘开口说:“你这个年纪正是谈对象的好时候,怎么不找一个呢?”

 

我不好意思的说:“嫂子,我的情况你也知道,17岁高中没毕业就去当兵了,没上过大学,也没啥学问,哪有什么女孩能看上我。”

 

老板娘笑着说:“怎么会呢,你年轻,踏实又肯干,而且长得模样也挺帅的,当过兵的男人身上都有很强的大男子汉气场,小姑娘最喜欢你这样的男人了。”

 

“是吗?”我有些尴尬,觉得老板娘是在安慰我而已。

 

老板娘这时点了点头,由衷的说:“我年轻那会儿,就想找个当兵的男朋友,只可惜一直没机会……”

 

我愣住了,没想到老板娘年轻的时候,竟然喜欢当兵的?

 

我心里一下子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我就是当兵出身,不知道老板娘会不会喜欢?

 

这么想着,我忽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我的手不老实一点,她会是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更加大胆。

 

我此刻心里紧张极了,如果她这时候骂我,或者打我,那就证明她对我没有那方面的感觉,我也没有机会更进一步。

 

但如果她不说话,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就是默许了我的动作,我就可以找更进一步的突破了……

 

几十秒钟过去了,我没敢再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一直在等着老板娘的反应,没想到,老板娘真的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这让我心里得到了莫大的鼓舞。

 

这时,老板娘用蚊子般的声音开口说:“王浩,你刚才按的很不错,继续按……”

 

天呐!这是不是一种暗示?

 

我的心顿时激动无比,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忽然来了一条微信。

 

我吓了一跳,急忙停止手上的动作,掏出手机来,发现是陈总的信息:“快点把U盘拿过来,客户今天提前到!”

 

我一看到这条信息,有些慌乱的说:“嫂子,陈总发微信来,让我赶紧给他送U盘,客户要提前到,很着急。”

 

老板娘扭过头来看着我,难掩失望的说:“那你赶紧去吧。”

 

我忙问:“嫂子你感觉怎么样了?”

 

老板娘红着脸说:“我这会儿已经不疼了,谢谢你啊王浩。”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把震动器放在哪里_拉开双腿花蒂颤抖湿润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196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