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上面做饭下面连在一起,宝贝大不大,还要吗

啊!怎么变得这么大?”柳芳芳看到后震惊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拿起药瓶一看,“小浩,我拿错药了,你吃的是……。” 我难受地要命,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那里

 啊!怎么变得这么大?”柳芳芳看到后震惊了,突然意识到什么,拿起药瓶一看,“小浩,我拿错药了,你吃的是……。”

 

我难受地要命,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那里已经胀得发痛了。

 

柳芳芳潮红的脸上泛着浓郁的春意,轻声说道道:“小浩,不要怕,芳姐帮你。”

 

 

我忍不住了,可突然眼前一暗......

 

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还没睁开眼,但我估摸着现在应该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窗外早晨的阳光一下子射进来,晒的整个人都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

 

下一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美的脸蛋,不过此时那精致面容上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我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脑袋,感觉自己身体没出什么问题,便故意用傻里傻气的语气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正在看着窗外不知想些什么,听我一喊,转过来之后愣了一下,惊喜道:“小浩!你醒了?!”

 

一边说着柳芳芳一边惊喜的上下打量着我,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一副关心至极的样子。

 

“嗯,我没事了,芳姐,咱们回家把。”

 

我想起昨晚柳芳芳说的,每天都和我玩游戏,我哪里还受得了,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回家做什么?医生说了,你还得再在医院待待看。”

 

柳芳芳拍了拍我的脑袋微嗔道。

 

“不要,我想和芳姐玩游戏。”

 

我一边吮吸着自己的手指,一边盯着她的胸口。

 

“呸!你个小流氓!”

 

“啊!疼!”

 

本以为她会和之前娇媚的看我一眼,没想到这次柳芳芳却是不悦的狠狠掐了一下我胳膊,疼得我不由叫了出来。

 

“芳姐,你…你做什么?疼…”

 

我反应过来,假装很痛苦的样子说道。

 

柳芳芳嗔怪的白了我一眼,随即一只手捏着我的耳朵道:“小浩,你还跟姐姐装呢?!”

 

说话间她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绯红一片。

 

我心里一沉,难道我装傻被柳芳芳看出来了?

 

略一思索之后,我继续装作毫不知情的痴笑道:“芳姐,你在说什么……”

 

“小浩!你……”

 

柳芳芳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胸口剧烈起伏,然后将一个小册子丢到我面前。

 

我有些懵逼的打开一看,却见是个病历小册子,最中间几个大字,写着后脑曾有损伤,已恢复。

 

我一怔,然后尴尬的咳了一声,“芳姐,我真的没事了。”

 

“行,我看你现在精神的很,估计也没事。”

 

柳芳芳哼了一声站起身来,“那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

 

说着柳芳芳走出了房间,我也趁机赶紧爬了起来,心里则是一阵阵后怕,原来我装傻这件事已经被柳芳芳知道了。

 

办完手续柳芳芳就带我回家,虽然医院离家不远,但柳芳芳还是开着她那辆CC,虽然很舒适,但我在副驾驶上却有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看了一会儿车窗外,我悄悄瞄了一眼柳芳芳,此时的她依旧是散发着一股勾人的风韵,无论是恰到好处的衣服,还是被安全带勾勒的吸睛无比的身材,都完美的表现出了这个女人的魅力。

 

“小浩,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这时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什么,微微歪头看了我一眼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正奇怪为什么我的痴傻突然之间就好了。”

 

我干笑着移开目光。

 

柳芳芳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开车。

 

车子在路上飞驰,很快就到家了,柳芳芳去停车,我则是飞快的溜进房间,然后反锁了门。

 

一是因为尴尬,二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柳芳芳之前可是和我约定每天都做“游戏”的。

 

咔嚓!

 

门锁被转动,但并没有应声而开。

 

“小浩,你在房间里吗?你在干嘛呢?”

 

柳芳芳在外面敲了敲我房间的门,问我道:“小浩,快开门!让姐进去!”

 

我打开门,正好对上柳芳芳担忧的目光,见我没事,她似乎轻松了些,揉揉我脑袋道:“小浩,你做什么呢?大白天的关什么门。”

 

说着自然的走进来,拢了拢长裙的裙角坐在我床上,拍拍旁边,示意我坐下来。

 

我默不作声的坐了过去,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化解尴尬。

 

随之而来的是房间里短暂的沉默,我在一边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般轻微的晃荡着腿,而柳芳芳则是盯着我们面前雪白的墙壁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小浩,能回答芳姐一个问题么?”

 

良久,柳芳芳终于开口,打破卧室里的安静道。

 

我“嗯”了一声,同时悄悄抬起头,看向她精致的侧颜。

 

柳芳芳撩了撩不经意间滑落到脸颊上的几绺发丝,看着我道:“告诉姐,你是什么时候恢复的?”

 

我松了一口气,已经预料到了她会问我这个问题,但我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她。

 

难道直接告诉她,在你打算对我做点什么之前我就恢复了?这个想法刚出来就被否定了,我要真这样说,柳芳芳绝壁一巴掌打死我。

 

我想了想道:“昨天才恢复的。”

 

“昨天?”

 

柳芳芳眼里透出一丝狐疑。

 

“对,昨天我睡觉的时候摔倒了地上,后脑勺被磕了一下,然后就恢复了。后来我查了一下,说是摔倒的时候磕到大脑里的中枢神经。”

 

说话的时候我一脸认真,如果我自己能看到我的表情,我一定会在场外惊呼,本届奥斯卡得主一定非我莫属。

 

果然,我这样有理有据的一说,柳芳芳顿时打消了怀疑,不自觉的拍拍胸脯道:“还好还好…”

 

我立刻装作不解的道:“芳姐,难道我恢复了你不高兴吗?”

 

“高兴,当然高兴。”

 

柳芳芳美目眯成了一条线,“为了庆祝小浩恢复,待会儿我去买菜,给小浩做点好吃的。”

 

说着柳芳芳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窈窕的曲线毕露无遗。

 

我看的双眼发直,咽了一口唾沫,奶声奶气的伸出手道:“芳姐,我要抱抱!”

 

柳芳芳板着脸回头,对我伸出右手,摇摇手指道:“不行,小浩,既然你已经恢复了,就不能再像一个孩子一样,听到了吗?!我去买菜,你就在家里等我。”

 

我眨了眨眼睛,示意自己明白,柳芳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连忙跑到窗边,盯着柳芳芳前凸后翘妖娆无比的背影发愣。

 

今年我已经十九岁了,血气方刚的,哪儿能经得起柳芳芳这么折腾。

 

见柳芳芳真的离去了,我又才去洗手间冲了个凉水澡缓解一下躁动的情绪。

 

洗完澡柳芳芳还没有回家,我便拿出手机玩了玩,看到最上面显示的一个转账消息,又查了查我银行卡上的余额,我不由叹了口气。

 

自从我爸妈出国,将我交给柳芳芳照顾之后,每个月他们都会给柳芳芳打过去很多钱。

 

又躺在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就听到门外踢踏的高跟鞋声,我把门打开一条小缝儿,装作是不经意间自己打开的样子,然后偷看起正在换鞋的柳芳芳来。

 

柳芳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从之前在医院里的长裙,换成了白体恤加上齐膝黑裙,头发更是被她扎在了脑后,俨然一名白领丽人。

 

这时候柳芳芳像是注意到了我的目光,突然抬起头看向我房间的房间,我赶紧离开门缝处。

 

不过庆幸的是,柳芳芳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或者说看到了,但并没有跟我计较的意思,喊了一句“小浩你自己玩会儿,饭马上就好”便走进厨房。

 

没多久厨房里就传来砰砰砰切菜的声音,我松了口气,正打算继续玩会儿手机,突然听到柳芳芳“啊”的一声。

 

我精神一振,连忙爬起来冲向厨房,只见柳芳芳此时眼眶微红,右手捂着左手,食指上一个小口正在沁着鲜血。

 

“芳姐,你切到手了?”

 

我反应过来,赶紧去拿了一条创可贴,也不等柳芳芳拒绝,直接贴在了她的指头上。

 

“现在手指还疼不疼?”

 

贴好了之后柳芳芳脸色这才好了些,微红着脸颊道:“小浩,我没事。”

 

“没事?都切到手指了还没事?”

 

我很了解柳芳芳,她做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有在她有心事的时候才会心不在焉,切菜的时候伤到自己的手指。

 

至于心事,看她这幅半红着脸的样子,我很清楚是什么。

 

“行了行了,小浩,你快去外面等着吧,马上就能吃饭了。”

 

说着柳芳芳用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我一下。

 

我假装不悦道:“芳姐,你都受伤了,还是我来吧。”

 

说着我便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一只手抵着她的肩膀,将她往外推,没想到我的手刚放上去,柳芳芳就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我惊愕道:“怎么了芳姐?还有哪儿不舒服?”

 

柳芳芳半嗔着看了我一眼,“去去,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做饭,还是我来,你赶紧出去。”

 

我哪儿能让她继续切菜,但她又实在固执,我只好道:“那芳姐……抱歉了。”

柳芳芳一怔,刚要开口问什么,我已经一手抱着她光滑如缎的腰肢,另一只手搂着她丰满的大腿,将她横抱起来。

 

虽然我只有十九岁,但身体还算壮实,因此抱着柳芳芳只是略微感觉有点沉。

 

“小浩!”

 

而柳芳芳惊得大叫,“小浩!你干嘛!快放我下来!我是你姐!”

 

我干咳了一声抱着柳芳芳朝客厅的沙发走过去,边走边说:“芳姐,你手都受伤了,今天的饭菜就由我来做,也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柳芳芳仍然不依,脸色更是如同天边的红霞一般:“好好好,那今天的饭由你做好不好?你先把我放下来!”

 

我笑了笑,刚想说话,柳芳芳突然“嗯”了一声,猛地抱住我,凹凸有致的身材紧贴着我,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感受到胸口处的温软,我顿时就邪恶了,但比起这个,我更担心柳芳芳的情况,忙问道:“芳姐?你怎么了?”

 

柳芳芳并没有回答我,依然一动不动的趴在我身上,身体还不时的抽搐一下,我正纳闷儿,把头埋到我怀里的柳芳芳缓缓抬起脑袋,一对大大的眼睛里水波流转,脸上的晕红直蔓延到了脖子根儿。

 

柳芳芳娇媚的望着我,朱唇轻启道:“小浩……”

 

我终于明白过来不对劲的原因在哪儿了,柳芳芳昨晚和我做游戏之前,就是这个样子。

 

我难以置信的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感觉喉头干涩无比。

 

“芳姐,你没事吧?”

 

我飞快拿过两个枕头,一个遮住她的裙子,一个挡住我此时身下的窘迫。

 

“我没事。”

 

柳芳芳喘着气说出三个字,然后连忙别过头去,似乎生怕我看到她此时的样子,为了不引起尴尬,我也只好假装没看到,很配合的移开视线道:“没事就好,那芳姐我先去做饭。”

 

说完我也不等她回答,一溜烟儿就跑进厨房,然后望着自己强烈的反应,暗骂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尽管我不会做饭,但柳芳芳已经将菜切的七七八八,我只需要把菜放进锅里炒就行,因此很快饭菜就上了桌子。

 

不料柳芳芳却是一愣,然后指着桌子上一盘略微有些焦黑的鸡蛋问,“这是什么?”

 

“鸡蛋。”

 

“这个漆黑一团的…”

 

“土豆烧牛肉。”

 

柳芳芳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饭菜,突然笑道:“小浩,姐问你个问题行吗?”

 

虽然很不爽她嫌弃我的饭菜,但我自己夹了一筷子,确实也说不上好吃,点点头道:“嗯,姐你问。”

 

柳芳芳深呼吸一口道:“小浩啊,你今年十九了吧?!”

 

“嗯,怎么?”

 

我有些疑惑。

 

“你看啊,你父母现在都在国外,你也这么大了,要不要考虑一下上学?”

 

柳芳芳说着悄悄把自己的筷子放了下去。

 

“上学?”

 

我皱了皱眉,摇头道:“我已经这么大了,没必要再去学校混日子了。”

 

“那小浩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姐说话你也别生气,以前是你身体有问题,所以你爸妈托我照顾你,但现在既然你恢复了,就应该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你觉得呢?”

 

柳芳芳说话很小心,但似乎又带着一丝欣喜的味道。

 

“是,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我没有学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挠了挠头,有些犯愁,“只能先找一个勉强能过得下去的工作先试试看。”

 

看着柳芳芳脸上渐渐浮现出来的惊喜,我脱口而出道:“芳姐,你不会打算给我介绍什么工作吧?!是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的。”

 

柳芳芳捂着嘴唇笑道:“为什么?”

 

“刚刚你也说过,我应该自食其力,以前我已经蒙你照顾这么多年,现在又要来麻烦你,这不合适。”

本文标题: 上面做饭下面连在一起,宝贝大不大,还要吗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194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