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破三个小处*攻应该怎样干受,JJ真的能变粗能变长吗

算了小伟子,还是你帮我一下吧...” 我刚走到门口,苏婉儿却下定了决心。 她的脸因为痛苦惨白如纸,可说完这句话,两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 说完,苏婉儿十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任

 算了小伟子,还是你帮我一下吧...”

 

我刚走到门口,苏婉儿却下定了决心。

 

她的脸因为痛苦惨白如纸,可说完这句话,两颊却爬上了两朵红云。

 

说完,苏婉儿十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任我予取予求。

 

我走回床边,心里也大感意外,原本以为要大费周章,没想到那么轻易便让她就范了。

 

两眼死死地盯住她,我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苏老师,情况紧急,我一定会尽力帮你治好的!”

 

我义正言辞地说着,可心底却早已按捺不住。

 

见她不说话,我直接趴在床头,对准角度后,便低下了头......

 

“嗯……”

 

我刚一碰到,她全身上下便过电般的抽搐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我并没有急着开始,这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

 

我学了十年中医按摩,这种情况其实随便按两下就能解决,可是我刚才故意没有帮她疏通,就是为了等待这个机会。

 

“还……还没有出来吗?”

 

“苏老师,你别着急,马上就好了。”

 

见时候差不多了,我慢慢将手伸上去,在她的关键穴位上按了几下。

 

“嗯……”

 

伴随着一阵低吟,苏婉儿的肿胀很快消了下去,她的脸上也有了几分血色。

 

此时此刻,我突然涌现出一种成就感。

 

学了十年的中医按摩,这种小问题不过是手到擒来罢了。

 

若不是为了享受一会,我才懒得这么麻烦。

 

下一刻,苏婉儿竟然伸出白藕般的双臂,一把抱住我的头。

 

与此同时,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竟然在我身上肆无忌惮地游走起来……

 

第6章

 

很显然,因为产子,很久没有和丈夫温存,苏婉儿竟然有些“情不自禁”起来。

 

见她如此“知情识趣”,我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也本能地知道要好好怜香惜玉一番。

 

我直接伸出双臂,拦腰抱起苏婉儿,将她横放到床上。

 

苏婉儿已经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我盯着她薄薄的红唇,不禁心神一动。

 

“哇!哇!”

 

就在我准备对她展开凌厉攻势之时,孩子突然哭闹起来。

 

苏婉儿一阵紧张,连忙睁开眼睛,满含深意地扫了我一眼,紧接着一把将我推开,快速地走到摇篮边。

 

此刻,我内心万分煎熬。

 

原本已经快要水到渠成了,可没想到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苏老师,孩子刚吃完又饿了吗?”

 

我瘫坐在床上,垂头丧气地问道。

 

“没事……小孩子都这样,睡醒了就会开始哭闹。”

 

苏婉儿抱起孩子,红着脸说道。

“那苏老师,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要出什么状况就叫我,如果再次复发会更加严重,到时候说不定要做手术……”

 

眼看没什么福利了,我继续呆在这里也是索然无味,甚至饱受折磨,所以便准备离开了。

 

不过离开之时,我还是吓唬了苏婉儿一番,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不想白白浪费。

 

“小伟子,我……我不是已经没事了吗?”

 

听了这话,苏婉儿神色一变,脸上明显地出现恐惧。

 

“苏老师,我整整学了十年中医,你难道还不相信我吗?中医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慢慢祛除病根,一次疏通只是治标不治本。你是我们村的老师,村里人都很尊敬你,你还怕我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吗?”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拔腿便准备离开。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却停下了脚步。

 

“苏老师,咱们不仅是邻居,更重要的是医生讲究一个慈悲心肠,我都是为了你好。下次你要疼的厉害,一定要叫我。”

 

说完,我又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补充道:

 

“你是顾忌我一个大小伙子吧……不用担心,我是个瞎子,别说没有坏心,即便有也做不了什么不是?”

 

我一脸义正辞严,看都没看苏婉儿一眼,便直接出了门。

 

说是这么说,可出门之后,我还是一阵鄙视自己。

 

回到家,随便洗洗,我便上床睡觉了。

 

可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整整一个晚上,苏婉儿那里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接下来几天,苏婉儿连衣服都不在院子里洗了,就连门也很少出,好像是故意避着我。

 

整整过了一个星期,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脑海当中幻想着苏婉儿迷人的模样。

 

“叮铃铃!”

 

家里的座机电话响了,我想也没想便按了免提键。

 

“小伟子,你……你在家吗?”

 

出乎意料,电话里头传来的竟然是苏婉儿的声音。

 

我以前是个瞎子,所以用不了手机,电话是方便别人找我上门按摩。

 

苏婉儿竟然打电话给我?

 

我一阵激动,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故作平静地问道:

 

“哦,苏老师,有什么事吗?”

 

“小伟子,我现在疼的厉害,你……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苏婉儿的声音越说越小,似乎觉得很不好意思。

 

“苏老师,你等一下,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我跟打了鸡血一样,风风火火就往苏婉儿家中赶去...

 

第7章

 

苏婉儿家大门没关,似乎是特意为我留的门。

 

我毫无顾忌地进了门,小心翼翼地将大门关好之后,这才一脸兴奋地走进苏婉儿的卧室。

 

让我意外的是,苏婉儿竟然穿了一条超短裙,美腿外面裹上了一层黑丝,平添了许多诱惑。

 

“小伟子,你怎么不穿衣服就跑过来了……”

 

苏婉儿俏脸通红,声若蚊吟地开口道。

 

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全身光溜溜的,只穿了一条平角裤,也觉得十分尴尬。

 

天气炎热,农村人的老爷们,一般都喜欢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在外面晃荡。

 

我本来都准备睡觉了,索性连大裤衩都没穿。

 

刚才接到苏婉儿的电话,脑子里已经胡思乱想了,不管不顾就这么冲了过来。

 

“医者父母心,我也是担心你情况危急。”

 

我抬起头,大言不惭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我自己都一阵脸红,苏婉儿却信以为真地点了点头。

 

“小伟子,你别杵在门口了,快进来吧。”

 

苏婉儿一脸羞涩地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

 

“嗯。”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进了卧室。

 

进去一看,小孩正在摇篮里睡的香甜,嘴角都是口水。

 

看着可爱的娃娃,我心里却“咯噔”一声。

 

上次就是在关键时候,被这娃娃给打断了,一会儿要是……

 

想到这儿,我直接对苏婉儿说道:

 

“苏老师,治病的时候不能分神,不然可能会前功尽弃,咱们换个地方吧?”

 

说话的时候,我故意在摇篮上轻轻拍了两下。

 

苏婉儿领会了我的意思,脸红的更加厉害了。

 

之前虽然和她做出那些事,但却是为了治病,而且有孩子在身边,就像见证人一样,证明她和我没有做什么事。

 

虽然这么大的孩子根本没有思维能力,可对于她来说,却可以减轻心理负担。

 

可如此我提出换个地方,等于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难免引人遐想。

 

可能是听我说的严重,苏婉儿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领着我去另一个房间。

 

我跟在苏婉儿身后,看着她那完美的身材,忍不住浮想联翩起来。

 

这个卧室应该是招待客人用的,看起来很整洁。

 

昏黄的灯光下,苏婉儿紧张地坐在床上,整个人显得不安。

 

“苏老师,我要开始了。”

 

我强忍住心里的激动,半跪在她面前,小心翼翼地掀起了她的裙子。

 

由于灯光较暗,只能看见一些若隐若现的风景。

 

怕她发现什么端倪,我抬起头,她穿的是裙子,根本无法从上面解开。

 

“苏老师,能不能把裙子脱了,有些麻烦……”

 

我十分忐忑地说道,因为有着肮脏的目的,我其实特别紧张。

 

“好……”

 

苏婉儿轻声应道,脸上出现一抹羞意。

 

接着,她平举双臂,闭上了眼睛。

 

我咽了口口水,心跳跟着加快起来...

 

第8章

 

没有多想,我直接站起身,来到苏婉儿身后。

 

伸出颤抖的双手,我笨拙地帮她脱下裙子。

 

苏婉儿平常很少化妆,可是此时此刻,她身上却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女人体香,我吸了吸鼻子,感到一阵意乱情迷。

 

肤如凝脂,腮若桃李,说的就是苏婉儿。

 

吹弹可破的肌肤,纤细的腰肢,结实紧绷的小腹。

 

即便已经结婚生子,可她的身材却丝毫不走样,甚至还有一种成熟女人的别样风情。

 

“小伟子,可以开始了吗?”

 

我正在大饱眼福之际,苏婉儿却红着脸催促起来。

 

“可以了。”

 

我努力保持镇静,连声应道。

 

“苏老师,我……我帮你解开……”

 

虽然心里面已经迫不及待,但我还是尽量克制自己。

 

“好。”

 

苏婉儿的声音也变得颤抖起来,整张脸红的快要滴水,含羞带怯地点了点头。

 

我喘了一口粗气,接着伸出双手,一把抱住她,将她整个身子揽入怀中。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身上的温度,苏婉儿的脸红的更加厉害,整个身体甚至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苏婉儿因为害羞不敢睁眼,否则一定会被她发现我是装瞎。

 

不过也正因此,我变得更可怕大胆起来。

 

此时此刻,兴奋已经填满了我的大脑。对准中心的位置,凑了过去。

 

苏婉儿哆嗦了几下。

 

很快,这种快感已经不能满足我了,我心底出现了一个更加大胆邪恶的想法。

 

“苏老师,你这个病需要循序渐进,慢慢治疗,可我也不能随叫随到,如果我不在的时候你犯病了可就麻烦了。”

 

我停止了动作,郑重其事地说道。

 

经常有有钱人人接我去城里按摩,苏婉儿住在我隔壁,也知道这些。

 

“那怎么办?”

 

苏婉儿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慌张失措。

 

灯光有些昏暗,她的脸庞看起来朦朦胧胧。

 

尤其是刚才亲密接触一番,她整个人含羞带怯,脸上红白相间,十分诱人。

 

我内心那个想法也愈发强烈起来...

 

“师父曾经教过我九针过穴之术,就是用针灸刺激身体穴位,配合按摩手法,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治疗效果。”

 

见苏婉儿上套了,我又说了一些故弄玄虚的话。

 

听了我的话,苏婉儿琢磨了过天才开口道:

 

“小伟子,我也不懂医术,你就说怎么做吧?”

 

有门啊!

 

我心底一阵狂喜,可还是故作严肃地交代道:

 

“这个穴位……嗯……有些不太方便,不过咱们现在是病患之间的关系,医者父母心,你也不要带着太大的心理包袱。”

 

苏婉儿被我说的满头雾水,显得有些踟躇,但还是皱着眉头,轻轻地点了点头。

 

“待会儿我用针灸刺激你上面的一些穴位,不过最重要的却是刺激玉泉穴……”

 

我偷偷看了眼苏婉儿的神色,见她没什么反应,继续解释道:

 

“玉泉穴就是……就是宫内的穴位……”

 

此刻,我心脏狂跳起来,好不容易说出这些话,我低着头甚至都不敢看苏婉儿一眼。

 

这要被她拒绝,或者看出我居心不良,以后可真没脸见人了。

 

而苏婉儿在听完我的解释后,却直接愣住了。

 

她眉头紧紧地绉在一起,死死地咬住了下唇。

 

“苏老师,你要实在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大不了我尽量少接城里的生意,等你彻底康复再说。”

 

我一拍胸脯,认真地说道。

 

用针灸刺激那里,别说是苏婉儿了,估计没几个女人能够接受。

 

我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还是强忍住渴望,打算循序渐进。

 

“小伟子,你动手吧。”

 

没想到我话音刚落,苏婉儿竟然同意了!

 

“苏老师,你……你真的同意了?”

 

我一阵激动莫名,难以置信地问道。

 

“开始吧!”

 

苏婉儿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人,下定决心之后,竟然变得主动起来。

 

但我分明注意到,她的脸已经红如杜鹃泣血,身体更是抖若筛糠。

 

“苏老师,你等我一下,我回家去拿针灸工具。”

 

说完,我火急火燎地跑回自己家,拿了针箱之后又急急忙忙跑了回来。

 

为她针灸属于临时起意,所以提前没有准备。

 

而且我要是直接带来针箱,那她肯定会发现我早就心怀不轨。

 

此刻,苏婉儿躺着,美眸紧闭,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我看了更是邪火上涌,取出银针,对准她胸口的一处大穴便准备扎下去。

 

因为苏婉儿是躺在床上,所以我是侧坐在床沿边,要扭着身体很不舒服。

 

“苏老师,我能不能到床上去,这个姿势不太方便,如果扎错地方就麻烦了。”

 

“好。”

 

苏婉儿轻轻点了点头,但我发现她的身体却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见她同意,我二话不说,便直接爬上床,准备跨坐在她腿上。

 

“小伟子,你!你想干什么!”

 

苏婉儿突然睁开眼睛,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厉声质问道。

 

不好!她似乎发现了什么端倪。

 

我看了她一眼,急忙解释起来:

 

“这样坐方便我施针,你要不愿意我就下去,不过就怕扎错穴位。”

 

苏婉儿神色有些凝重,盯着我看了半天,见我表情认真,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似乎相信了我的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又躺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跟坐过山车一样刺激。

 

苏婉儿躺下之后,我在她胸口扎了四针。

 

银针落下之后,苏婉儿闷哼一声,脸上出现痛苦之色。

 

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受到了刺激,她涨红了脸。

 

等差不多了,我才对她说道:

 

“苏老师,我马上要扎会阴穴了,你放轻松点。”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破三个小处*攻应该怎样干受,JJ真的能变粗能变长吗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1194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