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会议室开会桌下憋着h*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

我忙推开拒绝道:“咱俩是同学,小费就算了吧,更何况台费刘老板都付过了。”“你拿着。”徐洲龙抓住我的手,硬是塞到我的掌心里:“他的是他的,我是我的,以

 我忙推开拒绝道:“咱俩是同学,小费就算了吧,更何况台费刘老板都付过了。”

“你拿着。”徐洲龙抓住我的手,硬是塞到我的掌心里:“他的是他的,我是我的,以后我要是来了,不管你坐没坐台,都必须到我的房间里。”

 

我笑了笑没说话。

 

徐洲龙离开夜总会,丽姐笑吟吟的走过来站在我身边跟我一起看着徐洲龙离去的背影。

 

丽姐笑道:“我很意外你跟徐洲龙是同学。”

 

我狐疑的问:“丽姐,你认识他?”

 

丽姐说:“何止是认识,徐洲龙的父亲是姑苏区的区委常务副书记,这位可是大公子啊。”

 

我吓了一跳,徐洲龙这家伙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竟然隐藏的那么深,怪不得今天在包厢里别人都给他面子呢,原来是一个官二代。

 

丽姐拍了拍的我肩膀:“姐劝你一句,对咱们这些女人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动情,这位大少虽然是你的同学,但不可动情,玩玩就好了。”

 

我笑了笑:“怎么会呢,我俩是同学而已。”其实我心里不这么想,从今天徐洲龙对我的态度来看,他并没有歧视我,反而比在上学的时候对我还要好。

 

说实话我内心深处有那么一点点悸动。

 

夜总会一般都是凌晨五点打烊,下午五点上班,当然了,像我们这些所谓的“营销经理”大部分都是七点左右来上班。

 

到了凌晨三点的时候,只剩下两三个包厢还在唱歌,丽姐派车把我们送回了公寓。

 

我和龙小妹没有回去,而是在夜总会门口坐上一辆出租车去医院看丰岚。

 

在病房里,丰岚还在输yè,不过气色好很多了。

 

龙小妹从包包里递给我一支棒棒糖:“宁姐,坐下来吧。”

 

我说:“你要是困的话,就先躺在一边睡,我在这守着就行了。”

 

龙小妹扬起甜甜的笑容,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顿时笑成弯月状:“我不困,都习惯了,每天都是八九点才睡觉。”

 

我问:“你跟着丽姐多长时间了?”

 

“两年,以前在苏州的工厂上班,我男朋友是个小混混,染上了dú瘾,他也让我染上了dú瘾,但是没钱买dú品,就只好做这一行了,后来丽姐帮我把dú瘾戒了,又让人警告我男朋友不准再来sāo扰我。”

 

能做这一行的大多都是有故事的女人,哪一个不是看尽世间繁华又或者受了刻骨铭心的伤。

 

我笑道:“那你这两年存了多少钱?”

 

龙小妹咬着手指想了想:“没仔细算过,每月给家里汇过去五千块钱,剩下的就留着自己花,现在我银行卡里有十三万块钱呢。”

 

我诧异道:“两年的时间存了十三万块钱,已经很厉害了,再说你还很年轻呢。”

 

龙小妹问:“宁姐,等你赚了钱,你打算做什么?”

 

“那你呢?你想做什么?”

 

“我打算在苏州买一栋房子,再买一辆车,找一个爱我的,我爱的男人结婚生子。”

 

“这么年轻就想着结婚生子啊。”

 

“咱们这样的女人,根本谈不起恋爱,每个男人都想在你身上得到点什么,哪会有真心实意的呢。”

 

龙小妹经历过那样的事情,她谈过四个男朋友,但是每个男朋友不是为了钱就是为了玩弄她,以至于她每天都幻想着有个全心全意对她好的男人。

 

但这样的男人会有吗?如果有,那也一定是个有缺陷的男人吧。

 

早上八点,丰岚醒了过来,揉着脑袋大呼小叫。

 

龙小妹娇叱道:“你昨天玩的太大了,岚姐!”

 

丰岚嘿嘿的笑起来:“先不说这个,先给我弄瓶水,我的嗓子都快着火啦!”

 

我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你说你这么拼命干嘛啊,为了两千块钱连命都不要了。”

 

丰岚一口气喝光一瓶水,说:“行了,我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我请你俩吃早餐。”

 

…………

 

我们白天睡觉,睡到下午两三点就起床了,然后坐在客厅玩手机,看电视,聊天等待丽姐派车来接我们。

 

五点的时候,丽姐开车来到我们公寓。

 

“小妹,去把所有的姐妹都叫到你们房间来,昨天晚上的台费给你们算一下。”

 

我问:“丽姐,咱们这台费是一天一发?”

 

“肯定啊,你上几个钟,多少钱,扣除丽姐的钱之外,就是我们的了。”不等丽姐说话,丰岚就说道。

 

丽姐笑道:“惠宁啊,我还没跟你说呢,我收取你们百分之三十的费用,剩下的钱就是你们的,你们一个小时的台费是600,我扣百分之三十,剩下的就是你们的了。”

 

我惊愕道:“这么高啊?!”

 

一个小时600块钱,我以前想都没想过。

 

“等你熟悉了这一行你就会越赚越多,当然,小费都是你们的,我不要,昨天晚上你不是还赚了两千块钱的小费嘛。”丽姐意味深长的说:“等你真正的游刃有余了,一天赚个四五千块钱很轻松的,而且还是不在出卖ròuti的情况下。”

 

这个时候姐妹们陆续的进了我们的房间,在客厅各自找位子坐下。

 

丽姐把包放在桌子上,从里面掏出一沓沓钱放在桌子上:“昨天晚上在总统包厢的妹子,每人台费一共是3600,六个小时,丰岚你只有两个小时啊,下次注意别喝那么多了。”

 

丰岚其实也不算赚的少,昨天拼酒还赚了两千块钱呢。

 

 

 

第7章 我爱上了一个男人

我没想过我一夜能赚取那么多钱,丽姐扣除百三分之三十,我还能赚两千多块钱,加上徐洲龙给我的小费,昨晚上我一共赚了小五千。

 

看着钱包里的几千块钱,我更加确定用不了多久,我会赚的比这些更多,我也对这一行有了更大的决心。

 

分好钱之后,丽姐说:“我在帝尊给你们订了外卖,到店里去吃吧,上车吧。”

 

像昨天一样,我们乘坐几辆商务车赶往帝尊夜总会。

 

我们刚到帝尊夜总会的休息室,丽姐就推门进来了:“惠宁,你出来一下。”

 

我正在化妆,放下手里的眉笔走出去。

 

出门看见徐洲龙竟然站在一旁。

 

“今天我要包你的七个小时,从现在开始到凌晨两点。”徐洲龙笑吟吟的说:“钱我已经给丽姐了。”

 

“你跟徐公子是同学,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不过要遵从一下你的意见。”

 

我内心很欢喜,至少今晚不用去陪那些形形色色的客人了:“我没事啊,既然给了钱,那我就去吧。”

 

丽姐意味深长的说:“恩,注意安全。”

 

我知道她这句话的意思,她担心徐洲龙会对我图谋不轨,其实我觉得没必要防范徐洲龙。

 

徐洲龙的座驾是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子不算名贵,但他的身份却超出了一般的富二代。

 

坐上车,徐洲龙说:“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而后,徐洲龙载着我来到一家高档的烧烤店,而且在这里已经有很多人等着我们。

 

男男女女,一群人的目光都看着我,让我有些局促。

 

徐洲龙指着我说:“介绍一下,我同学,杨惠宁。”

 

我含笑向大家点头致意。

 

坐在徐洲龙身边,竟然有种安全感,看着他和朋友笑着聊天,那帅气的侧脸,这一刻我觉得我有些喜欢上了这个曾经在我生命中不显眼的同学。

 

我们吃着烧烤,喝着啤酒,逐渐的气氛活跃了起来,我也跟他们有说有笑,这个时候我已经忘了我还是一个坐台小姐的身份。

 

吃完烧烤已经是夜晚12点,徐洲龙提议去迪厅蹦迪,而后大家各自驱车载着自己的女朋友前往迪厅。

 

徐洲龙笑问我:“怎么样?我的这群朋友都还可以吧?”

 

我说:“都很随和。”

 

徐洲龙说:“今晚咱们不醉不归啊。”

 

我甜甜的笑了起来,他的绅士风度让我着迷。

 

迪厅内。

 

强劲的舞曲,节奏感极强的旋律,妖娆的激光灯下一群男男女女犹如群魔乱舞一样在舞池里扭动着身躯。

 

第一次来这种场合顿感一阵眩晕。

 

徐洲龙他们找了几个卡座,又点了一些啤酒,于是我们继续喝着,喝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醉醺醺的了。

 

徐洲龙拽住我,在我耳边喊:“走!我们去跳舞。”

 

“好啊!”

 

我和徐洲龙走进舞池,强劲的舞曲激发了我体内尘封的狂野,似的酒精快速的释放到我全身每一颗血细胞。

 

我高举双手摇起长发,我想要fā xiè,fā xiè出内心挤压的委屈,fā xiè出那两年中带给我的伤痛。

 

徐洲龙搂住的我蛮腰与我一起摇晃着身躯。

 

我双手勾住徐洲龙的脖子,对着他喊:“徐洲龙,我开始有些喜欢你了。”

 

“什么?”徐洲龙没有听清楚,凑近问:“刚才你说什么?”他的嘴唇似有似无的碰着我的脸颊,那强烈的荷尔蒙刺激着我的心扉。

 

“我说我有些喜欢你啦!!”我抱紧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喊道:“你会嫌弃我吗??”

 

呜……

 

徐洲龙低头吻住我的嘴唇,这一刻我更加眩晕了,亲吻,好久远的感觉,他的舌头犹如光滑的泥鳅一样撬开我的牙齿,钻进我的口腔内搅动着。

 

我闭上眼睛迎合着他的舌吻。

 

在那两年中,每次都不会让他们爷俩跟我接吻,敢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就会咬。

 

而徐洲龙却不一样,我敞开心扉的愿意与他接吻,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唯恐他会离开我似的。

 

“洲龙……带,带我离开这里。”

 

“去哪?”

 

“随便你。”

 

徐洲龙拽住我的手臂跑出了迪厅,就在隔着一条街的对面就是一家酒店,我们开了一间房间,从上楼梯就拥抱在一起,我们不停的亲吻,我一刻也不想离开他。

 

打开房门,徐洲龙抱着我扔在了床上,迅速的脱去衣服,扑上来低头吻住我的嘴唇,他的双手娴熟的解开我的衣服,帮我脱掉。

 

顷刻间,我一丝不挂的呈现在他面前。

 

他笑着低头打量着我的身体,像是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那贪婪的目光仿佛要把我吃了:“美!太美了!”

 

………………

 

我醒来的时候,徐洲龙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内心难免有些失落,坐起来依靠在床头,回想起昨晚的疯狂,甜甜的笑了起来。

 

叮铃铃……

 

床头的手机响了,是徐洲龙打来的。

 

“惠宁,不好意思啊,我有事必须要回去,所以就不辞而别了,你醒来了?”

 

“是啊,我没事,你有事就先去忙。”

 

“恩,对了,床头柜上有我留的钱,你起来买些吃的,晚上再见。”

 

“好!”

 

挂了电话,我发现手机竟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有丽姐,龙小妹,丰岚打来的。

 

我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万块钱,脸色一怔,总觉得很不舒服,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留这么多钱给我?难道他把我当成卖身的坐台小姐了?

 

退了房间,我拦一辆出租车回公寓。

 

龙小妹,丰岚她们都已经睡了,我躺在卧室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这个时候我心里无比的惶恐,唯恐徐洲龙只是想跟我发生一yè情而已,唯恐他根本不是喜欢我,也许是我太认真了。

 

…………

 

下午六点,丽姐敲开我们的房门。

 

我睡眼惺忪的走出来,而丽姐却一脸沉着的看着我。

 

丽姐直接问:“昨天你跟徐洲龙去开房了?”

 

我轻轻的点头,没有说话。

 

“你今天这么做,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第8章 陪校长

面对丽姐的训斥,我低头不语,但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虽然我是个坐台小姐,虽然我曾经被拐卖了两年,但我仍旧觉得我可以找到我心爱的男人。

 

丰岚叼着香烟说:“惠宁啊,现在你的身份跟以前不一样,我们是过来人,不会骗你的。”

 

丽姐沉声道:“以后不准晚上你在外面过夜,知道了吗?”

 

“可是我觉得洲龙是喜欢我。”我倔强的说:“我们是同学,关系不一样。”

 

“惠宁!你能不能别做梦了啊?”一个一直都不怎么待见我的女人沉声道:“徐洲龙是什么人啊,你是什么人啊,也不对比一下,就瞎往上凑。”

>>>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会议室开会桌下憋着h*两个人一前一后一进一出着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0618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