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污污的事,三个兽夫用兽形上我

照片上的女生,我承认,那一刻,真的有点心动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韩易瑶的样子。照片上,她穿着紧身牛仔裤,上衣是一件白色的T恤,露出一抹雪白的肚皮。戴着墨镜,倚在一处充满古意的木

 照片上的女生,我承认,那一刻,真的有点心动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韩易瑶的样子。照片上,她穿着紧身牛仔裤,上衣是一件白色的T恤,露出一抹雪白的肚皮。戴着墨镜,倚在一处充满古意的木质廊桥上,背景是一片碧绿湖水,和两座巍峨的青山。

 

真的很漂亮。虽然带着墨镜,但是如玉一样白呀皙的鹅蛋脸,简直吹呀弹可破。白色体恤被一对兔子高高的顶起来,紧身牛仔裤包裹的一双长的腿,又秀又直,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抓在手里。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故作无所谓的道:“这谁啊?”

 

兰沁神秘一笑,小手在我大弟弟上抓了一下,道:“校花韩易瑶。怎么样,不要告诉我,你没心动……你大弟弟已经动了。”

 

我笑了笑,道:“她也想贷款吗?看着不像缺钱的样子啊?”

 

确实,仅从照片上,我不仅看出韩易瑶穿着不凡,应该都是名牌,而且还感受到一种富养的气质,那不是一般人家的孩子能有的。

 

兰沁撇了撇嘴,道:“毛哥,看来你还是不懂行情啊。你以为贷款的,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吗?错,穷人家的孩子才不贷款呢,她们没花钱的习惯。而且贷了款,她们也还不起。”

 

我楞了一下,道:“你的意思,贷款的都是有钱人家的闺女?”

 

兰沁笑道:“不能说都很有钱吧,但至少家境都还可以的,算是中间档吧。只有这样,才能随便编造借口,跟家里要钱,偿还贷款啊。”

 

我忍不住苦笑道:“还是你们富人家的孩子会玩。”

 

兰沁咬了我一口,像个小狐狸一样笑道:“我和虞菲也都算是一般的家庭,比较起来,这个韩大校花,才是真正的富家女。”

 

我忍不住道:“看出来了。这样的富家小姐,也要借高利贷啊?”

 

兰沁“切”了一声,道:“谁没个急用钱的时候啊。怎么样毛哥,你是不是心动了?”

 

我确实有些心动。

 

因为我想到如果借钱给韩易瑶,按照规矩,她是不是也要发果照给我?想到可以看见韩易瑶衣服里面的样子,心里边有些猫抓一样的感觉。笑道:“看看吧。你可以把我微信推荐给她,让她找我。”

 

兰沁瞟了我一眼,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不过毛哥,”兰沁忽然又看着我,担心的道:“你千万不要透露,我给你介绍客户的事情啊,让毛坤林知道了,会弄死我的。”

 

我抚摸着她胸前的雪白大器,笑道:“他不是三寸丁吗?不到十厘米的凶器,也能弄死你?”

 

兰沁咯的笑了,在我怀里拱着,说毛哥你好坏啊。

 

被这妞一拱,想起韩易瑶,我忍不住又有了反应。

 

兰沁察觉到了我的反应,用手摸索着,看着我,说:“毛哥,还要收利息吗?”

 

我瞪了她一眼,说:“老子要收钱!”

 

兰沁这次倒是挺正经,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下个星期我生日,到时候会有钱还你的。”

 

从旅馆离开的时候,兰沁忽然又看着我,神秘兮兮的道:“毛哥,你亲呀亲我,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我笑了笑,这妞鬼心思还真多。不过看着她瓷娃娃一样的脸蛋,不亲白不亲。

 

我在兰沁的脸上咬了一口,然后她踮起脚尖,在我耳边说:“南林校城这一片,有两个老大,叫做西王东霸,西王就是荷塘小巷的武胜,毛坤林是他小弟;东王是酒吧一条街的东哥。”

 

我楞了一下,道:“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兰沁郑重的道:“我听说,西王和东霸,是冤家对头,所以如果你想对付毛坤林的话,不妨找酒吧一条街的东哥试试。”

 

我忍不住道:“你让我找个后台?”

 

兰沁用手在我下面抓了一下,笑道:“毛哥,靠这里是打不赢毛坤林的哦。”说完像个小狐狸一样跑了。

 

我陷入沉思。

 

毛坤林是武胜的手下,武胜靠开KTV,称为西王。他的冤家对头,是酒吧一条街的老大东哥,称为东霸。如果我搭上了东哥这条线,就不用害怕毛坤林找麻烦了。

 

可我特么知道东哥是谁啊?我就是一个小小的酒水销售业务员,根本不了解这些行情啊。而且说实话,我也不想趟入社会混混这片浑水。

 

所以我决定,不去考虑这些事情。毛坤林不是想找我麻烦吗?老子打不起还躲不起吗?小打小闹,能赚个外快更好,赚不着外快,至少落个艳福,像虞菲和兰沁这样的妞,不定期可以来个以身抵债,我也知足了。

 

当然,如果能把韩易瑶这个校花拿下的话,那就更完美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看微信。没有好友验证请求。

 

兰沁明明已经把我推荐给韩易瑶了,她既然急着用钱,为什么还没添加我呢?想起在兰沁手机上看到的那张照片,我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韩易瑶的果照。

 

真的想看一看,那白色T恤下面鼓鼓的地方,是怎么样的风景,还有牛仔裤下的腿,以及神秘而诱人的三角地带。

 

接下来,我像神经病一样,一直心神不宁的看手机。十一点半了,还是没有好友请求。我心想,去她娘的吧,爱来不来。今天晚上,跟兰沁这小浪婊折腾了那么久,我也累了。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手机“滴滴”两声,我急忙拿起来一看,一个好友请求进来了。

 

昵称是一个“瑶”字,头像是个虚化的背影,验证信息是:毛哥?

 

我知道是韩易瑶来了。平复一下心情,我点了验证通过。问她:“你是?”

 

“我是雪红的同学,想跟你借点钱。”

 

“兰沁跟我说了。你想借多少?”

 

我盯着手机,心里还有些忐忑,害怕她借的多,我拿不出来。因为我手上也就剩下三千块钱了。

 

谁知道韩易瑶竟然一直没有回信。我特么盯着手机,等到了快两点,都没有动静。

 

不是吧?又他娘的玩我?

 

 

7

第7章:校花约见

第二天早上,我被电话吵醒,胖子在电话里骂道:“毛文希你个狗了日的,你让老子给你拉私活儿,还不快滚过来!”

 

我这才想起,我前几天做了点私活,给一个婚礼推销了十箱白酒,约定的今天把酒送过去。我们公司一般不零售,跟酒厂定制条码之后,再批发给二级代理商。像我这种业务员,一般主要是开发并维护二级代理商。所以平时比较轻松。

 

很多同事做私活,就是从自己手下的二级代理商手里,以批发的价格拿货,然后再以零售的价格转手卖出去,这也算是行业里公开的秘密。公司不会管,而代理商能多走点量,也愿意配合我们。

 

但是其中的利润可不低。就拿我这一单来说,十箱白酒,出货价格,已经算是比平时的市场价优惠了,我还是能赚一千块钱的差价。

 

有钱赚谁不积极啊,我急忙爬起来,冲了出去。

 

“毛文希,你狗了日的晚上是不是日狗了?睡到现在还不起来!”胖子给我递了一根烟,没好气的说道。

 

我接过烟,想了一下,又夹到了耳朵上。笑道:“日的小母狗,可性呀感了呢。”

 

“真的?”胖子眼睛亮了起来。这家伙绝对老司机了,咧着嘴道:“你肉日的不能吃独食啊,给胖哥介绍一下。”

 

我拍了拍他的大肚子,笑道:“还是算了吧,你这小丁丁都被脂肪没过头顶了,我怕人家姑娘埋怨我啊。”

 

一边说笑着,我催促着胖子开车,送酒去了。

 

对于我放贷的事,以及和虞菲还有兰沁发生的那些事,我是不会随便告诉别人的。

 

把酒送到举行婚礼的酒店,我如愿拿到了一千块钱的差价,心里美滋滋的。快中午了,准备请胖子吃个饭。

 

胖子去买烟,我突然想起什么,忍不住点开了微信。一看之下,不由吓了一跳。

 

韩易瑶一连给我发了好多条信息。

 

我看了一下,第一条是凌晨3点,回复我的:“五千吧。”

 

然后她又不停的发了几条“在吗?”

 

“毛哥在吗?借我五千,我十天就还你。利息可以高一点没关系。”

 

从文字和发送的时间来看,她似乎很着急。我实在想不到,昨天晚上我睡着了之后,她会给我发这么多信息。

 

“毛哥,你睡了吗?不好意思,方才在接电话,没有及时回复。我知道你那里的规矩,我发张照片给你。”

 

然后是一张照片。

 

看上去比较昏暗。韩易瑶靠在床头上,一手拿着一张身份证,另只手把上身的睡衣掀起来,露出带着花边的罩罩,而罩罩下面,是巍峨的两座圣女峰,雪白的高耸!

 

我狠狠咽了口唾沫。

 

遗憾的是,下呀半身盖着被子,看不到。

 

深呼吸一口气,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忽然发现昏暗的光线下,她的眼睛幽幽的看着镜头,眼中似乎有泪光。

 

出什么事了?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韩易瑶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我翻到最后一条信息,是今天上午十点发来的。

 

“毛哥,你在吗?如果你同意借钱给我的话,请在十二点之前回复我。”

 

我看了下时间,幸好现在才十一点半,急忙回了一条信息:“你现在就需要五千吗?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啊。”算上刚刚赚的一千外快,和卡里的三千多块钱,这才四千块钱。

 

韩易瑶很快的回复了信息:“毛哥,你是真的没钱,还是不愿意借给我?还是,你觉得照片不行?”

 

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心想,管你有什么事,老子既然是放贷人,就要遵守放贷人的职业操守。道:“照片太昏暗了,而且……一般需要不穿衣服的。”

 

发完信息,我静静的盯着屏幕。不确定韩易瑶会有什么反应,她会发果照给我吗?

 

过了几分钟,韩易瑶回复说:“我做不到。我保证会还钱,最多不超过十天,利息一千怎么样?如果你不相信我,就删了吧。”

 

我犹豫了一下,又翻出上面的那一张照片。昏暗的房间里,她躺在床之上,头发披散,胸前虽然惊艳,但是眼中,确实有幽怨的泪光。

 

我忍不住发了一条:“你出什么事了吗?”

 

“别问。”韩易瑶的回复决绝而简单。

 

我咬了咬牙,道:“好,把你卡号发我吧。”

 

“谢谢。”韩易瑶发来了一个手机号。说:“转我支付宝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她回复了一个抱抱的表情。

 

胖子买完烟回来,勾头道:“看什么呢,这么投入?”

 

我急忙把手机收起来,笑道:“胖哥,商量个事呗。”

 

胖子手一挥,骂道:“缩住。我一看你就没好事,还是别说了。”

 

我踢了他一脚,道:“真的,借两千块钱,家里有点急用。”

 

胖子听说我是家里用的,没说什么,用支付宝给我转了两千块钱。加上我卡里的三千,一共五千块钱,我急忙转给了韩易瑶。

 

转完之后才发现,我特么的为了放贷,竟然开始借钱投入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回来,如果打了水漂的话,除了认栽,好像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至少现在,我还真做不出来,把手里的艳照公布。

 

我打定主意,到此为止,在放出去的这三笔贷款收回来之前,不再放钱了。

 

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兰沁和虞菲先后把两笔钱都还给了我。本金带利息,一人三千五,我一下子就有了七千块钱回笼。加上刚发了工资,我卡里,又有了一万多块钱了。这令我多少又有点膨呀胀起来。

 

已经七天了,韩易瑶借我的五千块钱,说是最晚十天还我。我不想催她,耐着性子等着。

 

第九天,她终于给我发来了微信:“过来拿?”

 

我知道这是还钱了,心中忍不住有些高兴。只不过她为什么不给我打支付宝,而让我过去拿呢?

 

“什么地方?”有了上次兰沁的教训,我变得有些谨慎。

 

“我住的地方。”兰沁的回复,更令我心潮一荡,然后疑窦顿生。

 

我真的犹豫了。最近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的尿性,就是永远觉得眼前的女人,是可以掌控在手的猎物,岂不知这是米青虫上脑;其实你认为的猎物,很可能远比你清醒的多,她们看似安静柔弱,很可能已经像蜘蛛精一样,用一根根柔丝,把你收入网中了。

 

可是想起韩易瑶的样子,我又确实有些心潮澎湃。到底去不去她住的地方见她呢?为什么她会约我去住的地方,难道……

 

 

8

第八章:赤裸裸的诱惑

我咬了咬牙,故意发了个“色”的表情,然后说:“为什么去你住的地方,你不怕引狼入室吗?”

 

韩易瑶先是回了个傲慢的表情,似乎表示对我这匹狼的轻视。然后说:“因为我在床之上躺着,不想动。”

 

我擦!

 

这妞是在撩我吗?

 

她的意思是,她在床之上躺着等我?

 

一个大校花在床之上躺着,等着我,说实话,不冲动是不可能的!

 

我几乎就想立刻冲出去,可是直觉告诉我,事情或许没我想的这么简单。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我还是决定试探一下。

 

“算了。”韩易瑶回复道:“本来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还想着补偿你一下呢,既然你不愿意来,那我就把钱转你支付宝吧。”

 

我楞了一下,道:“你补偿我?”

 

韩易瑶顿了一下,回复道:“我知道做你这行的,放款的时候,不是都要果照吗?我不能把果照给你,不过可以当面给你看一眼,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当面看一眼不穿衣服的样子?我咕咚咽了口唾沫。

本文标题: 污污的事,三个兽夫用兽形上我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0599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