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糙汉子男主多肉的小说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迷迷糊糊中我被一泡尿憋醒,在摸黑去往卫生间的过程中,路过馨儿老师房间,里头传来的奇怪声音让我止住脚步……房门只是虚掩着的,留有一道缝隙,在好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迷迷糊糊中我被一泡尿憋醒,在摸黑去往卫生间的过程中,路过馨儿老师房间,里头传来的奇怪声音让我止住脚步……

房门只是虚掩着的,留有一道缝隙,在好奇心的作用下我靠了过去。

 

当看见里面,馨儿老师浑身不着一缕的躺在床上,正在被她老公在其上奋力耕耘着时,刺激的场景,让我眼睛立刻就直了,睡意全无。

 

我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贴在门外,静悄悄的观战

 

馨儿老师全名柳馨儿,今年二十八岁,长的十分漂亮,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充满无尽诱惑力,最重要的,她还是我的班主任老师。

 

因为临近高考,爸妈怕我发挥失常,所以从高三上学期开始,让我每个周末去她家补课,而我做梦都想不到,借宿第一晚,就撞破了他们夫妻俩的好事……

 

屋内的动静还在持续,我的目光牢牢被吸引住,死死盯着里面,根本不愿意错过一丝一毫的美景。

 

暖黄色的灯光下,一具雪白美妙的娇躯,正在不停的上下摇晃着,一声声销魂魅惑的呻.吟,让人热血沸腾,情绪被最大程度的引爆出来。

 

隔着房门,都能感受到里面浓郁的荷尔蒙味道。

 

我呼吸跟着急促起来,眼睛完全离不开馨儿老师那具曼妙的身子,不自觉的代入了她老公陈州的角色。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对馨儿老师有了超脱师生之间的感情。

 

馨儿老师俏丽的外表和温婉的气质,满足了绝大多数男人对另一半的幻想,是学校里公认的女神。

 

我不知多少次幻想过,能一亲芳泽!

 

不过,这种绮念也只能压在心底,没有实现的可能。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次的借宿,居然能够让我有机会窥见馨儿老师那一面的美好……

 

我舔着干燥的嘴唇,盯着她胸前那对饱满,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裆部,那里已经撑起了帐篷。

 

正当我想要给自己放松一下时,忽然,床上男人压抑的低吼声传来。

 

“啊!老婆……”

 

话音刚落,就看到陈州身子抽搐了两下,跟着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下来。

 

馨儿老师同样发出一声细细的喘息,然后秀眉皱起,脸上的表情不甘中带着无奈。

 

“老婆,对不起……”

 

陈州愧疚着道歉,馨儿老师似乎不忍打击自己老公,强打精神露出一个笑脸,说了句没关系,便直接下了床。

 

这一幕令我有些错愕,我没想到一副文质彬彬模样的陈州居然是个银样镴枪头,从夫妻俩的表现来看,他似乎根本不能持久到让馨儿老师得到满足。

 

如果这样的话,那岂不是……

 

我陷入了异样的幻想。

 

而视线中,馨儿老师却光着身子朝门的方向走了过来,曼妙的身姿就像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品,看的我口干舌燥。

 

两条纤细的美腿来回摆动,隐约还能看见风景。

 

我一时看入了迷,忘了自己现在的行为是在偷窥,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馨儿老师和门只剩两三步的距离,下一秒,那双氤氲的水润眸子,突然浮现一抹惊恐,她玉手掩着红唇,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身前这道门缝……

 

2

隔门而望,当和馨儿老师视线对上的那一瞬,我整个人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完蛋!被发现了!

 

我从馨儿老师惊愕的眼神中得出这个结论,下意识的选择逃离。

 

压着脚步声,用最快的速度溜回自己睡的房间。

 

可是过了没有几分钟,还不等我心跳平静下来,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张浩,你睡着了吗?”馨儿老师轻柔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我浑身一僵,没敢应声,有些惶恐的躺在床上装睡。

 

这时,敲门声又响了几下,馨儿老师还站在门外,她似乎认定我偷窥了她们夫妻做那种事,所以想过来兴师问罪。

 

无论如何,她都是我的老师,这个身份让我天然有一种敬畏感,更何况自己确实看到了不该看的,这时被找上门来,心虚的连动都不敢动。

 

我越发紧张,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把手突然转动了一下。

 

我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刚才惊慌失措的跑回来,匆忙之下忘记了锁门,更没想到是,馨儿老师居然直接开门走了进来。

 

看样子,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我心中忐忑,借着客厅的灯光,眼睛微微眯开了一条缝,看到馨儿老师那性感的身影,从外面缓缓走近。

 

眼下,她虽然穿着衣服,但只是一件薄薄的丝绸睡衣,里面的景色清晰可见。

 

她竟然真空着就过来了?!

 

我愣住了,一想到馨儿老师不着片褛在陈州身上的画面,身体立刻就有了反应。

 

我心中暗骂自己一句色心不改,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那种事。

 

可能是半夜进入男生的房间,让馨儿老师也有些犹豫,不过在门口徘徊了几秒后,她还是选择往床边靠近。

 

从表情上来看,她同样也很是紧张,小心翼翼迈着步子,但却没有观察到地上放着我一双鞋,刚走到床边就被绊倒,整个人都扑倒在了我的床上,更巧合的是,她的脸离我那儿只有几厘米距离。

 

甚至我能感受到从她小嘴里呼出来的热气,拍打在那里的感觉。

 

馨儿老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紧张的盯着床上的我,观察我的反应,见我一动不动,睡得很熟的样子,悄悄松了口气。

 

此时的情况非常尴尬。

 

馨儿老师应该是知道我在装睡的,可她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犹豫着要不要戳破这件事。

 

我现在能做的只是保持镇定,一颗心砰砰的疯狂跳动。

 

正当馨儿老师撑着胳膊准备起身时,突然,她的视线定在了我下面那一块地方。

 

那一刻,馨儿老师愣住了,红润的小嘴微微张着,似乎在震惊我的雄厚资本!

 

我再度把眼睛睁开一条缝。

 

发现即使房间没开灯,馨儿老师的眸子都透着些许明亮的光芒,那是一种名为渴望和期待的情绪。

 

“张浩,张浩……”

 

突然,馨儿老师小声喊了我几下。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准备捅破这一层窗户纸,立即闭上双眼,不敢吱声。

 

随后,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时间过去了约莫一分钟,就在我觉得馨儿老师已经离开了时,暮然感觉有一只小手,轻柔的触碰在我的下方……

 

3

馨儿老师竟然用手摸我那里?

 

发现了这一事实,我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顿时回忆起刚刚馨儿老师在她老公完事后,脸上那欲求不满的神色。

 

莫非她想……

 

此时,那只小手在我那儿轻轻点了两下,随后更加出人意料的搭在了我裤衩边缘,传来一股拉扯的力道。

 

我震惊的差点睁开眼睛,还不待我反应过来,裤衩已经被小心翼翼的扯下去一截。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是懵的,实在没有想到,平日里温婉贤惠的馨儿老师,竟然有勇气脱我的裤子!

 

她想要干什么?

 

我隐隐察觉到了一些,然后激动的浑身绷紧,手脚全部僵硬,强烈的期待感令我连呼吸都悄然屏住。

 

果然,没过一会儿,下身一阵凉意袭来。

 

紧随其后,馨儿老师很低的惊叹吸气声音传了过来。

 

我听到以后,知道她是在为我雄厚的本钱而感到惊讶,心中忍不住有些得意,人也变得更加兴奋,下面的反应愈发剧烈。

 

我明显察觉到,馨儿老师的呼吸变急促了。

 

这种情况下,我特别好奇馨儿老师下一步会怎么做,不自禁的把眼睛悄悄睁开一道缝,发现馨儿老师站在床尾,目光痴迷的盯着我那里,久久不移,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似乎是挣扎着想要做出什么决定。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发现,馨儿老师并没有穿底裤,丝绸睡裙的下摆仅仅包住了翘臀。

 

简直太刺激了!

 

我强忍着没流出鼻血,禁不住幻想,下一秒馨儿老师就会爬到床上,和我来一场翻云覆雨。

 

但是,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发展。

 

馨儿老师最终只是用复杂的眼神定定的看了我一会,然后却半咬着薄唇重新把我的内裤提了上去,退出了我的房间。

 

等她把门关上以后,我猛地从床上坐起,心中特别不甘,我可以肯定,馨儿老师刚才的确是动心了,她应该是有那么一瞬的冲动,想让我代替她老公满足她,不然无法解释她为什么会扒掉我的内裤。

 

但可惜的是,她最后并没有这么做,贞洁道德成为了束缚住她的枷锁,我也因此失去了一场美妙的体验。

 

房间已经完全安静下来,夫妻俩卧室的方向也没再传来任何动静,看样陈州根本没有再战一场的能力。

 

“真是太可惜了……”

 

我惋惜不已,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一闭上眼,脑海里全都是馨儿老师的绝妙胴体。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强烈的尿意把我膀胱憋得生疼,直到这时,我才想起自己还有一泡尿没有解决。

 

夹着腿窜进卫生间,痛痛快快的放了水,等回来时再次路过馨儿老师的卧室,我顿住了脚步。

 

虽然这次房门已经关好,但我却像是能够透过房门,看到馨儿老师在床上玉体横陈的样子,心中一个邪恶的念头,止不住的疯狂滋生出来。

 

以前我觉得馨儿老师是长辈,是老师,哪怕有什么异样的想法,也只能深深藏在心里面。

 

可之前的一番经历,让我改变了这种思想。

 

馨儿老师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可望不可及!

 

身为女人,她也有生理上的需求,甚至那种空虚感,折磨的她差点对我这个学生伸了手。

 

既然陈州是个软脚虾满足不了她,那我为什么不想办法撕开她的心理防线,把握住这个机会把馨儿老师给……

 

4

翌日,我从睡梦中醒来,看看时间,已经早上九点了,连忙换好衣服。

 

等我洗漱完后,正巧馨儿老师也从房间里出来。

 

她应该早就醒了,之前在房间里化妆,身上穿着件吊带丝绸睡衣,一头乌黑秀发披肩而下,白嫩嫩的酥肩尽露,宽松的睡衣根本掩饰不住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

 

好美啊!

 

我的目光旋即落在馨儿老师的性感娇躯上,顿觉一阵口干舌燥。

 

“老师,早上好。”我打了个招呼。

 

馨儿老师见了我,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俏脸浮上一抹红润,偏首避开我的视线,点头说道:“起来了?过来吃饭吧。”

 

我从善如流的跟着馨儿老师在餐桌前坐下,心里暗暗揣测。

 

陈州不在,应该是上班去了。

 

换句话说,现在这个房间里,只有我和馨儿老师两人独处。

 

看着她俏丽的模样,我一颗心不禁躁动起来,连吃饭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尤其对面馨儿老师胸前的那一抹雪白,令我总是走神。

 

我坐直以后,顺着视线,甚至可以看到她里面黑色蕾丝边的性感内衣,硕大的柔软被包裹着,一道深沟隐约浮现。

 

我只觉得浑身燥热不堪,特想将手深入进去,将那柔软放在手心里揉捏一番……

 

饭后,馨儿老师回了卧室,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则是掏出了两套高考模拟试卷做着,心里想的却是该用什么方法接近她,从而制造出一些亲密接触。

 

正当我一筹莫展,不知道该怎么展开撩拨馨儿老师的计划时,突然就听到卧室的方向传来一声痛呼。

 

“老师,你怎么了?”

 

我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去,刚进门,便见到馨儿老师跌坐在瑜伽垫上,一脸痛楚扶着腰,短短的睡裙凌乱的蜷缩起来,露出小半个雪白的翘臀。

 

馨儿老师见我冲了进来,也知道自己此时的姿势很不雅观,俏脸一红,赶紧裙子下摆扯了扯,盖住了那美妙的风景。

 

“我练瑜伽,不小心扭到腰了,你来扶下我……”她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痛苦地咬着嘴唇向我求助。

 

馨儿老师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的我心神恍惚了一下,直到她又催促了一句,这才让我回过神,扶着她坐在床上。

 

在扶起她的过程中,我的手臂偶然间和她饱满柔软之处发生磨蹭,那极致美妙的触感,令我又是一阵心猿意马,眼睛根本就忍不住,开始在她诱人的躯体上乱瞄,雪白的肌肤看的我恨不得能亲手抚弄一番。

 

除此之外,鼻间那一缕缕从馨儿老师身上传来的女人香气,更是让我按捺不住,小腹一阵火热,内心的火热直接被勾引了出来。

 

不行!

 

我一定要想办法得到这个尤物!

 

在我想着邪恶的念头时,馨儿老师已经在床上坐了下来,俏脸隐含痛苦,红唇微噘,发出小声的声音。

 

“好疼啊,张浩,你去拦个车,带我去医院看一下好了……”

 

我闻言心中立刻有了主意,说道:“老师,腰伤了可不能随便乱动,不然可能会更严重!”

 

馨儿老师脸上发白,委屈说道:“可是真的好疼的……”

 

我赶紧接话:“老师,我家是开诊所的,小时候跟爷爷学过一些推拿按摩的技术,要比,您让我来试试……”

 

话音刚落,馨儿老师显得有些犹豫,但或许是疼的

本文标题: 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古言|糙汉子男主多肉的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0555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