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撞入,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你轻点,别让小海听到了!” “怕什么啊,他啥都不懂,估计我们当着他的面,他都以为是在做游戏呢!”“小海多可怜啊,刚坐完几年牢回来,就被车撞傻了,你还说

 “你轻点,别让小海听到了!”

 

“怕什么啊,他啥都不懂,估计我们当着他的面,他都以为是在做游戏呢!”

3c55f8f111534e5f9394bde7c33bdf70!400x400.jpg

“小海多可怜啊,刚坐完几年牢回来,就被车撞傻了,你还说这种话!”

 

“行行行,我不说了......”

 

屋外窗台下,陈海将哥哥刘大牛和嫂子王秀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前些天刘大牛回来之后,每天晚上他都能听到嫂子那抑制不住的叫喊声,然后这几天陈海失眠了,他只要一想起嫂子那娇艳的模样,心中就生出想要将她占为己有的冲动。

 

听着房间里床板不堪重负的发出咯吱咯吱声,以及嫂子那勾人心魄的哼吟声,顿时心里像猫抓似的。

 

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去,将刘大牛赶走,然后好好的疼爱她!

 

嫂子保养的很好,结婚这么多年,也没生小孩,乡下饮食清淡,山清水秀的,嫂子又是从城里来的女人,懂得打扮,十分注重保养,岁月没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反而使得她越发的美丽。

 

陈海感觉自己已经快被房间里的动静折磨炸了,现在偷听完全满足不了陈海,他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小心翼翼的挪动到嫂子的房间门口,然后慢慢的推开一道缝隙。

 

房间里面开着一盏昏暗的床头灯,可以看到嫂子那前凸后翘的身子。

 

咕噜!

 

他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口水!

 

只见,刘大牛那粗糙的双手在嫂子的娇躯上游走,不一会儿,就把手放在了嫂子纤细的腰肢上,嫂子身体不停扭动,刘大牛忽然抓住嫂子的双臂,然后翻了个身。

 

随后他耳边再次传来嫂子那如泣如诉的声音。

 

估计是空旷了几个月,早就忍耐不住了,所以嫂子比刘大牛还要主动。

 

“媳妇儿,我快到了......”

 

“嗯……”

 

嫂子的声音几乎是从鼻腔里发出来的,可没一会儿,刘大牛就停了下来,气喘如牛的说道,“累死我了,媳妇儿,爽不?”

 

“嗯。”嫂子配合的点点头!

 

“呼呼……累死我了,我先睡了……”

 

刘大牛一脸自豪的拍了一下嫂子屁股,然后躺在旁边搂着嫂子,没一会儿就鼾声如雷。

 

嫂子看着躺在旁边的刘大牛,气的她一巴掌拍在他的腰间上,不过他却睡得跟头死猪似的,没有任何反应。

 

“哎!”

 

嫂子深深叹了口气,一次不如一次,还不如不回来呢,她无奈的推开搂着自己的刘大牛,起身坐在床边上拿纸擦拭了起来。

 

此时嫂子正对着陈海,那抬手间的动作刚好把最关键的部位遮挡住了,急的陈海恨不得冲上去将嫂子的手拿开......

 

她扔掉手上的纸巾,拿起一件睡裙穿上,朝门外走来,陈海急忙关上门,回到房间里,随后陈海从窗户看到嫂子进了院子里的澡房。

 

真没想到大哥才那么一会儿就结束了,嫂子这个年纪的女人,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可能满足啊?

 

这换做是自己,绝对能够让嫂子满意,可惜嫂子是城里长大的,眼光很高,村里有不少人觊觎她,她理都不理。

 

陈海一边想着一边盯着澡房,可这都十几分钟了,嫂子都还没出来,心想嫂子洗个澡,怎么要这么长时间?

 

想到这里,陈海忍不住悄悄从房间里摸了出去,趴在澡房门外,透过门上的缝隙看了过去,顿时,陈海瞪大了眼睛......

 

第2章

透过门缝,陈海看到嫂子的手微微的抖动着,她紧闭着眼睛,脸色绯红,嘴里时不时还发出轻微的声音。

 

嫂子居然在自娱自乐!

 

看到这诱人的一幕,陈海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平时王秀照顾他时,他还总是喜欢把手放在王秀的腿上,因为是个傻子,所以王秀都不怎么在意。陈海现在还能回想起那入手的触感,简直让他回味无穷。

 

现在目睹这一幕,陈海怎么会受得了,看着浴室里的嫂子,陈海恨不得自己立马冲进去,好好满足一下嫂子。

 

此时的嫂子,反应已经十分强烈了,陈海看着嫂子那沉醉的模样,心里的邪火越来越盛。

 

突然,嫂子痛苦的喊了一声,随手把手拿了出来,陈海看到她捂住了白皙的大腿,一丝丝血迹从手掌边缘透出来……

 

血迹?

 

怎么会有血迹啊,嫂子不是在里面……陈海一愣,忽然不小心碰倒了脚旁的一块青砖,刚准备跑掉,忽然脚一滑,整个人朝着门那边扑了过去,直接撞开了澡房的门,整个人趴在地上,正好目视前方……

 

“啊……”

 

王秀听到外面的动静,忽然惊呼一声,立马站起来,随后一声脆响传出,紧接着,陈海看到嫂子的腿上的血迹,暗道这是怎么回事?

 

陈海看着嫂子呆滞的神情,暗道完了完了,嫂子肯定知道自己在偷看,不过他转念一想,在嫂子眼里,自己是个傻子啊,怕什么啊!

 

之前嫂子洗澡忘记拿衣服,都是叫自己拿进来的,一想到这里,陈海灵机一动,满脸含糊的道,“嫂子,你怎么在这里?我要尿尿……”

 

王秀整个人都愣住了,双腿紧紧地并拢,感觉浑身火烧一样,看着突然闯进来的陈海,还以为陈海在偷看自己。

 

可她看到陈海傻愣傻愣的样子时,才明白过来,原来陈海是要来上厕所,刚才自己洗了澡,外面有不少的水,地上又有青苔,所以把他给摔倒了?

 

陈海摸了摸后脑勺,看着愣在面前的王秀,继续傻愣的说,“嫂子,我要尿尿……”

 

“啊……”

 

这时候,王秀才从恍惚中反应过来,想到陈海是个傻子,内心的紧张瞬间放松了许多,可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害羞。

 

不过刚才陈海那一摔,看起来挺严重的,王秀担心摔伤陈海,当即忍着大腿上传来的疼痛,身体极度不自然的来到陈海身旁,眼神里流露出一抹心疼,“小海,你没事吧?刚才有没有摔伤哪里?”

 

“嫂子,我没事,我要尿尿……”

 

“真没事儿?”

 

王秀打量了一下陈海,察觉到陈海只是身上的衣服被水浸透了,好像也没什么问题,顿时放心了许多,可大腿根的疼痛感还是很强烈,想着让陈海赶紧出去。

 

“你尿吧,嫂子还要洗个澡,你好了赶紧出去。”

 

王秀不敢继续走出去,因为她怕走动起来血液加快流动,加快毒液的扩散。

 

刚才她抚慰自己的时候,一个蜘蛛忽然掉下来,那蜘蛛正好掉在她的腿上,还在她腿上咬了一口。

 

王秀在农村生活那么多年,蜘蛛有没有毒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刚才被蜘蛛咬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那咬她的一定是有毒的蜘蛛了,这么晚了,她也不好去诊所,只能自己想办法弄一下,要是还有什么问题,再去诊所看看。

 

陈海也不敢直视王秀,担心被王秀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平时晚上尿尿都是王秀带着上的,王秀不会有太大的避忌,现在自然也不能露馅,所以陈海直接解开裤头。

 

照理说王秀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王秀忽然睁大了眼睛,而且脸色刷一下的绯红起来。

 

看着嫂子那害羞的样子,陈海暗道一声不好,刚才的偷看使得自己现在的反应十分强烈,以往上厕所的时候可没有这种反应,他努力的想让自己尿出来,但是越是着急他就越是尿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王秀开口了:“傻小子是不是憋太久了尿不出来啊,来,嫂子帮你......”

 

陈海的心跳到了嗓子眼,他看到嫂子的眼里已经布上了一层迷蒙的雾气,那红润的小嘴儿,在灯光下泛着晶莹的光芒。

 

“嫂子......”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然伸了过来。

 

“嘶”

 

陈海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丝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本文标题: 扣着她的腰凶猛的撞入,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icsmcgee.com/ent/90481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